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战斗的岁月 长存的友谊 --忆286部队和乌鲁木齐知青在伊吾军马场红山口水库的日子(二)  

2012-01-26 07:13:16|  分类: 下乡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自动装卸的美国十轮大卡车

水库建设会战的时间越来越紧,只好将军马场的车队和修理厂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也调过来一起参加会战。车队的司机们就住在我们学生一连旁边,他们开着一辆辆的十轮大卡车往大坝上运土,加快了大坝运土方的进度。

这些车都是解放战争战场上缴获的美国货,是美国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造的,但卡车的钢板还像新的一样,用手敲一敲“铛铛”作响,很厚实。可是车的机器已经老了,动不动就在大坝上熄火,还需要人拼命地摇手把,重新发动。有时还需要十几个人上去一起推一推,才能再次启动。可就是这样,十轮卡车也是宝贝,是机械化的象征,装一卡车的土方足以顶上我们几十个人推半天小车了。但是,大卡车每次需要人工卸土,原本不太宽的大坝被几辆十轮大卡车一占,整个运土的道路就全被阻塞了,影响了施工的进度。于是,会战指挥部要求修理厂的技术人员将十轮大卡车改造成为自动装卸车。那时没有液压的自动装置和改造经费,怎样就地取材,完成改造,使卡车做到自动装卸,省时省力呢?修理厂的技术人员欧阳、马积金等,多次设计图纸,一遍遍实验,终于将美国造的十轮大卡车进行改装,改造成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木棍支撑式半自动装卸卡车。听说每辆车改造的费用很少,几乎不花钱。

一说起来这件事大家都认为是一个可笑的故事。改造过的十轮大卡车看起来有点滑稽,每辆卡车车箱旁用绳子拴挂着两根电线杆似的粗木杠,卡车停下来后,用人工将两根粗木杠子放下来,支在地上,顶住车厢底板的前部,然后人工摘开卡车车厢板改造过的挂钩,卡车由司机慢慢地往前开,车箱就被支在地上的粗木杠顶着向后翻了起来,而后慢慢地逐渐倾斜,直至达到快30、40度的倾斜度时,满满的一车土就自动地卸下来了。如果车上还有一点剩余的土,还需要人工上去用铁锹铲着卸下来。因为卡车被地上的粗木杠子顶住了,不能够做到装卸进退自如。土卸完后还需要用人工将支在卡车车厢前面的粗木杠子放倒,用人工把车箱放平,挂上挂钩,然后还要再把粗木杠挂在卡车车箱两旁,卡车才能开走。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卡车,也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木棍支撑式半自动装卸,所以一看就感到好笑。是聪明的设计还是无钱的无奈?真说不清楚。只是感到“人的脑袋真可以,连这种古怪的土办法都想的出来!”

美国造的十轮卡车以这种木棍支撑式半自动装卸可谓是水库工地的千古奇观,军马场红山口水库建设的一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应该载入历史史册。

啃骨头,喝肉汤

286部队是正规的部队,有炊事班,炊事班还饲养着猪,负责为部队改善生活。因为他们要在这里驻扎三、四年的时间,直到把水库基本修建好,才能够撤离。所以部队的各方面准备还是比较齐全的。

金南排长是20连的一位副排长,在286部队的战士中很有人缘,熟人也多,大家也对他很好。我们粘着金南排长的光,经常跑到286部队的伙房去蹭吃蹭喝,“吃荤”打牙祭。每次部队一有好吃的,排长就领着我们悄悄地溜进伙房,给炊事班长打声招呼,一盆香喷喷的大骨头就端上来了,馋的我们直流口水。那时,我们好像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哪里还有什么好看难看的样子,抢过一根带着大块肉的骨头就啃起来。那个香劲,就甭提多美了!在那个粮食定量、肉、蛋、油都限量供应的日子,能够吃到这样的美味真是很难得!

在学生一连,有这种福分的就是我们7班了。金南排长虽说是学生一连二排的排长,可我的感觉他好像就长在7班一样,总是照顾和偏爱我们7班。我们啃完了骨头,炊事班长又端上来一大盆肉汤,我们每个人一喝就是三四碗,只喝的肚胀腰圆几乎都走不动了才离开。金南排长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说,别抢!别抢!有的是!我想,再多再有,也不能带着全连、全排的学生都去286部队改善生活吧?那可真要把286部队也吃穷吃怕了! 我们这批学生,真的像一群饿虎饥狼,见到一点好吃的,就一扫而光,那种狼吞虎咽吃独食的丑态现在想起来都感觉不好意思!为了解馋,我到军马场第一个月36.9元的工资就全部都买成肉罐头请客了,我们这些“食肉动物”那时真的很缺肉!

喝完汤金南排长又带着我们去286部队的活动室打乒乓球,记得我还教会了几个286部队喜欢打乒乓球的战士,用一种挥拍动作姿势发出下旋、不转、上旋三种球迷惑对手。又吃又喝又玩是我那个时候最开心的事了,因为在当年那种艰苦的生活中,能有人这么照顾我们,让我永生难忘!

当时我们男学生最怕麻烦的是洗衣服,每天干活下来就是泥土沾满全身,汗水浸透衣衫。稍微懒一懒,两三天不洗衣服,衣服不仅板结得像硬皮一样,还特别有味。于是,排长就教我快速洗衣法。将洗衣粉用水一泡,将脏衣服扔进去,泡一泡,根本不用打肥皂,也不用手搓,只让水浸过衣服,就用手掌用力向下压压,挤一挤洗衣粉的水,然后翻过衣服再挤压挤压,按一按,就这样三下两下地挤挤压压的,两分钟就把衣服洗完了。我再懒一点时,连手都不用,坐在床边,用脚去踩一踩,压一压泡好的衣服,一边洗脚一边就将衣服洗完了。别人说我“你怎么这么懒,连手都懒得动一动”,我就哈哈一笑,对他们说:“这是金南排长教的,”“懒人洗衣法”!

在我们离开城市,走上生活、工作的第一步,有286部队这么好的战士照顾我们,我们怎么能不感激他们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他们对我们的恩情,多少年来,只是记在我的心里,真的是无以回报。

 六月雪、有冤否?

草原的天气多变幻,但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在盛夏的六月下雪!

6月30日这天,连长通知我:“西北,今天不要去工地干活儿了,就在连里负责把“七一”党的生日的黑板报办好。”这是一项政治宣传任务,不能马虎!

艳阳高照,我支好一块大黑板,拿出彩色粉笔,开始设计好图案、版式。我画了一束鲜花献给党,并将火红的镰刀斧头放在黑板中央,写了一首小诗表示学生连战士的心意,还选了几篇水库会战战士们写的决心书中的豪言壮语抄上去。快到中午了,黑板报的字还没有抄完时,突然,晴朗的天空出现几片乌云,不一会儿,刚才还艳阳高照的蓝天,此刻已经是黑云滚滚,铺天而来,真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才几分钟的时间,眼前竟然飘起了片片雪花。我开玩笑地对一起办板报的同学说:“六月雪,六月雪,你们谁比窦娥还冤吗?”“有冤伸冤,有苦诉苦!”有冤否?!话刚说完,雪就越下越大了,转眼间,地面竟然铺上了十几厘米厚的大雪,气温已经下降到零度以下,我们不停地搓着手,拿粉笔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

雪越下越大,室外已经无法再继续抄板报了,连长赶忙让我们立刻把黑板搬到伙房里,让我们借着炊事班做饭炉火的温暖继续干活儿。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抄写,我们终于把一期“七一”黑板报完成了。党的生日这年是49岁!

巴里坤草原的六月雪千真万确,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也不会相信。而我们乌鲁木齐第二批知青刚到军马场两个月,就在水库看到了这种“六月飞雪”的奇景。我们的青春岁月赋予草原,难道有冤否?    

翻车与篮球赛

水库工地只有星期天才能休息,我们打篮球的时间主要也都放在星期天。7月份的一个星期天早晨,连里通知我,水库两个学生连派出篮球好手到总场场部和北京学生赛场球,你是篮球队员之一。于是,我们和一些球迷、还有286部队一些爱打篮球的战士,一起乘坐三辆解放牌大卡车从水库向场部出发。

由于想去总场看一看的人较多,卡车被挤得满满当当,实在连一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了,才将一些想去场部的人甩在车下。我站在车箱边上,大腿正好卡在木箱板上,卡车一路上在高低不平的路上晃来晃去,每晃一次,车上的人就倒向一边,车厢板挤压着我的大腿,几乎要被挤压断了。一些人疼得大声呼喊,可一点用也没有。因为路就是这种状况。当时我想,如果这样下去,到了场部我的腿也会被挤压肿了,就不用上场打球了。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卡车翻了!这才让我得到了喘口气休息的机会。那天早晨下了一场小雨,草原的泥路非常滑,卡车一路上就在湿滑的泥路上滑来滑去地行走,滑着滑着,我们坐的这辆卡车真的翻了!好在路比较窄,路面又低,卡车侧滑一倾翻正好将我们扔在高处松软的草原上了。我当时靠在车边,车刚一倾斜时,我眼看着不好了,就大喊一声:“跳车!”就从车上顺势跳到草地上了。一车人谁都没有受伤。我们跳下车后又帮助把倾翻的车正过来,大家再继续上车前行。这次,司机不敢再开快了,卡车慢慢地一晃一悠地走着,到了场部的时候,前面两辆车早已经到了,球赛也开始了。

我刚下车,就马上被换上去开战,说是比赛刚刚开始。我一看,对手竟然不全是北京学生,而主要是场部宣传队加秦钟禹!还有张在京、姚佳林,只有他们三个是场队的,当时我不认识他们。其他还有宣传队的老曲、马金福、大个子等。听说我没来得时候乌鲁木齐学生已经和北京学生赛了一场,北京学生一下子赢了三、四十分,双方还差点打起来。这次场队的队长李铁犁、中锋李长伟、后卫王继凯等人都没有来,就算是一场安慰赛吧,联络联络北京、乌鲁木齐学生的感情,大家要一起建设发展军马场,别闹出什么地域人员的隔阂。

可就是这样,我们打得也很臭!我们这些乌鲁木齐的学生来自各个中学,大家没有在一起练过球,都不知道谁能够打什么位置,就是瞎跑一通,碰上什么机会就自己打了,很难有什么好的配合。而对方有三个场部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就足够了,他们都是人大附中篮球队的,一起配合的时间长,技术也很熟练,几个快攻就把比分拉开了。后来,暂停时我反复强调,不要全攻全上,一定留两个人在后面防快攻,比分才能咬住。按照我说的,每次进攻我们都留两个人在中场附近不参与进攻,他们的快攻失灵了,我们才将比分慢慢地追上来。

比赛结束了,我们还是输了,不过比分没有拉开太多,比第一次和北京学生交手时好多了。不知道是他们手下留情,还是我们发挥的稍好了一点。宣传队的马金福和我一个学校,都是六中的。他拿着张比赛的记录单对我说,你投的真准!乌鲁木齐学生得了70多分,其中你一个人就得了30多分,快一半了!我这才知道自己是个学生连篮球队的主力了。也就是通过这次比赛,我被选进了场部篮球队,从此奠定了我的体育生涯基础。

 排长复员

经过5个多月的水库会战,到九月中旬,水库大坝的土方工程基本完工了,场里决定解散学生连,将学生重新组合成一支支小队,每队十几个人,分别分配到了军马场的各个生产连队。当时,快到“十一”国庆节了,哈密地区还来了拥军慰问团,对水库的解放军战士和学生连进行慰问。当时哈密慰问团里有乌鲁木齐的学生丁晓峰,他是乌鲁木齐体校乒乓球队的,在哈密地区下乡。我们水库学生连派出了解英刚和他打表演赛,解英刚也是体校的,他们打得难解难分,是我下乡后看到的最精彩的一场乒乓球比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慰问结束的第二天,大概是9月26日,286部队的战士就敲锣打鼓地欢送我们两个学生连的学生离开水库。当时,大家都舍不得与排长分手,一些女生甚至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们将水库小商店里的日记本全部都买光了,在日记本上写下一句句分别留言,将日记本送给排长做个纪念。当时这就是我们最珍贵的礼品了。没有想到,金南排长竟然将这些日记本保存到今天,“雾里看”这位老兄,用相机拍摄下来我们当年在日记本上面留下的话语照片,给我从网上发过来,看着一句句我们亲笔写下的当年时髦的政治口号,让我又回想起那个难忘的岁月。

水库学生连解散后我被分到作业站五连,这是一个农业连队。原来是兵团红星牧场的一个农业分场,在军马场扩大发展的时候刚刚划归到军马场。我和第二批乌鲁木齐知青15人一起来到这里,开始了我们真正的农工牧马生活。

1971年2月的一天,我接到金南排长的电话,说他准备复员了。我立刻借了大车班的一匹马,第一次自己骑马离开连队,奔向水库工地。我到的时候286部队已经是热闹非凡,平时那种严肃紧张的气氛一点也没有了。一些要分手的战士抱头相拥,难舍难分;一些要复员的战士摘下帽徽领章,小心地存放起来;一些大大咧咧的战士什么也不顾,脱掉军装就是老百姓,随心所欲地喝起酒来。金南排长此时情绪也很激动,平时不胜酒力的他也喝的面红耳赤,真是人生难得一回醉!醉就醉在朋友离别时!

此时,排长已经顾不上我了,他的周围都是286部队即将复员和还没有复员的战士,都想要和他说几句心里话,都想要和他再碰几杯。大家都知道,此时一别,天涯各处,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

排长把我交给他排里还没有复员的战士,让他们照顾我,他就四处奔忙地应酬这个,对付那个。此时,我深深地感受到,排长的那种人格魅力、亲和力,真值得我学习!他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当天晚上,我就住在20连排长的班里,当我要入睡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我看到那些要复员的战士都是彻夜难眠,每个人都在激动的亢奋中。部队这所大学校、大熔炉,对他们是熔炼,是教育!也是一种折磨!用胜利的成功和失败的挫折历练着每一个战士。

第二天,我写了一首藏头诗送给排长:金色麦田青色山,南国风光北国搬,友情花开在北国,好似南国青万年。寓意:金南友好,友谊长存!

复员战士的卡车启动了,我和留下来的战士一起涌向卡车,一次次地握手,一遍遍地呼喊:再见了!再见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卡车的影子模模糊糊了。我真不知道这一别,排长在江苏无锡的江阴,我在新疆的草原,相隔万里远,今后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尾声

从排长复员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286部队和排长的消息了。

200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酒桌上喝酒竟然碰到了一个当年286部队的人,他也早已转业。他告诉我,当时水库大坝只剩收尾的砌水泥墙,水泥勾缝,配套水渠等工作了,这些任务全部交给了军马场水利工程连。1971年5月,286部队到军马场整整三年,就在排长复员三个月后,286部队奉命调到青藏高原修建输油管线,任务更加艰巨,海拔更高了。但是,有过伊吾军马场这里恶劣气候的锻炼,286部队还有什么样的艰苦任务完不成呢?

我托他想法找找排长。不久,他来电话将排长的地址告诉了我。这年十月,我专程去了江阴华士镇和平新村,终于见到了我的排长徐金南。时隔35年,我们又在一起喝酒碰杯了。

啊!一别就是35年!286部队战士和我们乌鲁木齐知青的情谊就像草原香甜醉人的美酒醇厚绵长!

 

(由于本人只是凭借记忆写出当年的点点滴滴,难免挂一漏万,出现记忆的错误。本文旨在引起乌鲁木齐马友的回忆,大家一起补充,争取再现当年历史真实的岁月。对286部队战士当年对我们的恩情无以回报,仅以这篇文章献给286部队的战士和乌鲁木齐知青,让历史记住,军马场曾经有过这么一群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