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读“白云悠悠”写的“学妹的悲凉”一文有感  

2012-02-10 07:43:11|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无知遇文革,天有不测飞横祸,小女难敌出身论,长辫剪短避罪过;

是是非非谁敢辩?张嘴就是红黑说!此时救星何处有?一尊石佛当头陀。

(其实她不是“学妹”,是我们同年级3班的同学刘颖萍。她是当年全国闻名的巡回展出泥塑“收租院”大地主刘文彩的外孙女,她父母是乌鲁木齐河流管理处的。在那个是非难以分清的年代,她是我们这批学生少年中受到冲击迫害最大的第一人。批斗刘文彩必定株连九族,我记得那时她只有15岁,只在二三岁幼小的时候见过外公几面,却让她十多年后交代外公的罪行。她实在忍受不了政治的折磨,竟然想去死,跳进了靠近学校家属院那个深深的厕所里。结果没有摔死,弄得长发辫上、衣服上都是屎尿。同学们只好帮助她洗澡洗发,还将她的长发剪成了短发。我们这些男孩子猛一看到她,还差点认不出她了。后来,学校怕她再出事,就交给家里带回去了。听说当时她父母也受迫害,被驱除出乌鲁木齐,流放到南疆库尔勒博斯腾湖农场,她也随着到了那里。从此,便失去了她的音信。但愿她今天比我们过得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