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精灵的传说(一)鹿死谁手?——他杀还是自杀  

2012-03-03 07:4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下,人人爱养个宠物,都说动物能通人性,遇到不幸时还能帮你一把。而我们四十多年前,在草原上生活时,整天与马、骡子、牛、狗,甚至鹿为伴,它们那种与人相通的灵性演绎出了多少故事和传说,至今还在脑海中不肯离去。我把它们统称为“草原精灵”,带给了我们不少无尽的回忆。

 鹿死谁手?——他杀还是自杀

 水库大坝土方工程基本结束后,我就被分到一大队作业站五连农业班干农活儿,可我整天还惦记着怎样能去马群放马的事。因为名为“到军马场养马去了”,可干的活儿却是种地,有点名不副实,心有不甘。老班长为了安慰我们,给我们讲起了三连马群“人与鹿”的传说。

三连的一位老牧工在一次放马的时候捡回来一只可爱的小鹿,不知鹿妈妈跑到哪里去了?是觅食时遇到不测?还是初生头胎不知道照顾?谁也说不清楚。小鹿很小,只好用马群的奶牛当妈妈了。老牧工牵着陌生的小鹿来到奶牛前,用挤出来的牛奶往小鹿的身上涂抹,当小鹿有了奶牛的味道后,就可以让小鹿直接吸吮奶头喂奶了。小鹿喝着牛奶一天天长大了,整天跟着老牧工去放马,竟然通晓了放马的全过程,学会了替老牧工去放马。

每天早晨,小鹿用头上的小犄角拨开马厩栅栏门的绳拴,用头顶开栅栏门,然后将马群赶出马厩,带着马群到草原上去吃草。马群吃草时,小鹿跑前跑后地指挥并轰赶马群,不让马群跑散。傍晚,小鹿又赶着马群回到马厩,自己站在栅栏门前,等着老牧工来关上门,挂上绳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鹿一直坚持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替老牧工放马。动物管理动物,气息相通,省了不少事,也减轻了老牧工的负担。老牧工把小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相依为命。

三年多过去了,小鹿长成了一只威风凛凛的大公鹿,长长的犄角分出多个分叉,非常漂亮,让人羡慕。马群的马在它的放牧管理下从来没有丢失过一匹马,人人都夸赞这是一头通晓人性的鹿。

有一天,马群回到马厩,老牧工扫眼一数,马似乎少了一匹,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数一遍,还是少了!老牧工很生气,“为保国防养军马,一匹军马一门炮”,怎么就这样不负责任呢?!于是,老牧工拿起马鞭,狠狠地抽了小鹿几十鞭子,等到气顺了才回到家。晚上,老牧工生着闷气,喝着烧酒,一辈子都没有出过丢失军马的事,今天却发生了,他彻夜难眠。小鹿委屈得更难受,“你养育了我三年多,我也尽职尽责地为你干了三年活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情同父子,你怎么能够这么心狠地用鞭子抽我?!”小鹿想了一夜也没有想通。

第二天早晨,老牧工不放心再让小鹿去放牧,自己来到马厩。小鹿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老牧工,看看主人是否会向它道歉,说上两句安慰的话;是否还会向往常一样,疼爱地抚摸抚摸小鹿的头和脖子。但此时生气的主人什么都没有表示,只顾着自己去放牧。正当老牧工拉开马厩栅栏门的一瞬间,谁都没有料到的事发生了!心灰意冷的小鹿疯了一般地突然猛地冲向主人,用长长的犄角将老牧工穿了个透心凉,老牧工一声不吭地倒在了血泊中。小鹿似乎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然后自责般地卧在老牧工身旁,用身躯当作栅栏门挡住马厩门口,不让马群无人管理地冲出马厩,守护着自己最后的职责。

三连上班的职工路过马厩,看到这惨不忍睹的场面都无言以对。他们为老牧工收尸装殓,而将小鹿独自关在马厩里。鹿是一级保护动物,如果捕杀了鹿,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而鹿杀死了人,鹿也应该受到审判。怎样判罚鹿的罪过,谁也说不清楚,只有等待着森林警察的到来。鹿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罪过,在马厩里不吃不喝,任凭人们随意的斥责和鞭打。

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不吃不喝的小鹿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第七天了,正是老牧工死去的“头七”,七天未进滴水的小鹿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也跟着老牧工走了。好像它在向人们说,“不用审判我,我要以命相随,为老牧工祭奠”。通人性的小鹿竟然知道人世间的“头七”,天堂里的陪葬。三连的职工将死去的小鹿埋葬在老牧工的坟旁,与他做伴,背靠天山,面对草原,永远诉说着“人与鹿”的故事。

三连就在我们连的旁边,两个连的地几乎连成一片,地界中间只有一条小路隔着。我听了这个传说后没有一点心思去三连分辨个真假,只是开始对鹿产生了一种敬畏之感。敬它的忠诚,敬它的灵性,更畏惧它的气大和疯狂。

以后我调到了总场,常利用星期天休息到场部南面山坡边的鹿场去看看小鹿,想多知道一些关于鹿的故事。鹿场的老职工告诉我,抓来的小鹿一般都比较好养,喂点牛奶就和养小牛犊一样了。可是抓来的成年大鹿就比较麻烦。鹿的脾气大,性格内向,别看它一声不响,但是特别爱生闷气,而且气很大。如果它知道是你将它逮住的,它宁肯一口不吃不喝,直到死去。开始成立鹿场时不知道这点,将逮住的大鹿关在马厩鹿棚里,想征服它,却事与愿违,它们一只只都含愤死去。后来,场里将一片山林直接用木板栅栏圈进了鹿场,将鹿逮住后就直接放进山林里,然后一天天撒饲草,放养小鹿,让小鹿当引子,吸引群鹿从山林里出来吃饲草。尤其是冬天大雪覆盖的时候,没有什么可吃的,饲草这时成了它们唯一的食物,它们都会从山林里下来吃饲草。鹿一旦成群,它的警觉性就渐渐失去,与人慢慢熟悉了,就容易相处。这以后就再也没有鹿被气身亡的事发生了。有一次我到鹿场玩,一只调皮的小鹿刚刚长出犄角,便向我冲过来,好像要用犄角顶我。我赶忙用双手抓住它的犄角,拼命用力对抗着,互相顶着牛,就像角斗士一样一直僵持着。鹿场的职工跑过来帮助我赶开了小鹿,我才得以脱身。心里却一直思索着,鹿为什么这么喜欢用犄角顶人?人究竟怎么得罪它了?!

记得一个星期天,我到松树塘的林子里采草莓,低着头边走边找着草莓。走着走着,听到一点动静,抬头一看,一只头上长着一对大犄角的雄鹿竟然就站在我的眼前,只有五、六米远!吓了我一大跳!我前进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往后退着,脑袋里一下子就出现三连的小鹿用犄角撞死老牧工的情景。该不是它要撞我顶死我吧?我和鹿对视着,一动不动。我依在身旁的一棵大云杉树上,一旦它冲过来,我就时刻准备着绕到树后和它周旋。鹿看着我没有伤害它的意思,也没有想捉住它的举动,对视了十几秒钟后就飞奔离去,我却吓出一身冷汗,感觉时间似乎过了很长很长。

修理厂的几个乌鲁木齐知青也上山去游玩,竟然在山崖下捡到了一只刚刚摔死的鹿!他们将鹿拉回来,并互相映证,说明不是自己捕杀鹿,而是鹿自己跑到山崖边时不小心失足摔下来的,大家都生怕被认定个捕杀鹿的罪名。后来大伙儿将死去的鹿肉分了、吃了。翻砂车间的小李子是第一个看到死鹿的,大家都说他有功劳,就给他分了一截最大最长的鹿茸。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块红绸布小心翼翼地包着,悄悄地让我看了看,告诉我说能值好多钱呢!

有一次纪凯带着我到场部旁边的一连去玩,这里曾经是他在马群放马时的连队。走到一连马厩时竟然看到一只小鹿,蹦蹦跳跳地跟着牛群在跑。他们告诉我,这是一只喝了牛奶长大的小鹿,说什么也不肯去鹿场和鹿在一起,就愿意跟着牛妈妈。眼看着小鹿一天天长大,该长犄角,要割鹿茸了。于是连里的职工就想逮住小鹿送到鹿场去。小鹿不知道怎么听到了这个消息,看着几个职工朝它走来,便一路小跳地跑开了,任你怎么抓也抓不住。一会儿跳到马厩的围墙上,拿窄小的围墙当跑道,一圈又一圈地跑着;一会儿,又跳到马厩的房顶上,站在高高的屋脊上向人们示威,“想随便抓住我,没那么容易!”等人爬上房顶要抓它时,它又跳到大草垛上,让你无可奈何!场部和一连的许多人都知道这只小鹿,因为,只要路过一连的马厩牛棚,你都经常可以看到站在房顶上的这只小鹿,或是跟在马群、牛群后面一蹦一跳跑着的这只小鹿。

不久,我离开军马场要回城了,还专门到一连的马厩去看这只小鹿,可是小鹿不在了。不知是被送去了鹿场,还是它生气地逃脱了?我一直惦念着这只小鹿,担心它长大了会伤人,像三连那只伤人的鹿一样被判处死刑;更怕人们非要逮住它,气得它不思饮食,绝命而去。

神奇的鹿是草原的精灵,而宁死不屈的鹿却使鹿的种群越来越少,它们的减少究竟是他杀还是自杀呢?我一直没有弄清楚,你能告诉我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