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精灵的传说(二)马的灵性——话说无言战友  

2012-03-05 13:3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军马是无言的战友,能够与战士并肩作战的军马当然可以算是战友,可还没有服役的正在让人放牧培育的小马也能算战友吗?我有点弄不清楚。还是来听听它们的故事吧。

坠镫

我在的作业站五连原先没有马群,是个纯农业连队。在我们去之前刚刚从模范二连分群分来一群骡子,算是有了一个“马群”,成立了一个放牧班,还从二连调来了年轻的“老牧工”李济深当班长。别看他年龄只有二十多岁,比我们大一点,可他已经放马十几年了,经验特别丰富,所以我称他为“年轻的老牧工”。

我们这批乌鲁木齐知青没有赶上“马群”放牧班成立,所以谁都没有能够进到放牧班里。而哈密兵团的几个知青因为比我们先来,他们中有几个被选进了放牧班,使我们很羡慕。李班长非常严格,不准外人随便进入“马群”。他知道我们这些年轻的学生一到队里就整天想着骑马,为此,他还特别定出规定,不准将“马群”的坐骑借给旁人骑,谁违反规定,谁就从放牧班走出去!就是想防止我们这些知青不守规矩,胡乱跑到“马群”去牵马骑。

我当时被连长任命为团支部书记,“马群”的几个小年轻都是共青团员,于是我就利用团支部活动时和他们尽快熟悉,通过他们再与李班长套近乎,看看能不能尽早让我进放牧班,或者能让我骑骑马。因为,到了军马场,没有进马群,没有骑过马,当时在我们眼中,那是件很丢人的事。

到连队没多长时间,我就已经比其他的乌鲁木齐知青先接触上了马群,可以与李班长搭上话了。可是我没有想到,第一次与李班长交谈,他竟然给我讲了一个老牧工套镫被马拖死的故事。

那是在军马场的一个连队,有一个年轻的“老牧工”,干活儿没的说,放马更是经验丰富,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他养的马都很通人性,尤其是他自己的坐骑,与他息息相通。每次一看到主人,就摇头摆尾,“踏、踏、踏”地跑过来与主人亲热亲热。“老牧工”也喜欢抚摸抚摸马的头,抱一抱马的脖子,把脸贴在马头上,和马说说悄悄话。像父子,也更像亲哥儿俩。

有一天,“老牧工”骑在马上,忽然,没有料到的事发生了!坐骑突然加速快跑,将主人从马背上甩了下来。“老牧工”竟然坠镫了!“老牧工”手里套着缰绳,脚上套着马镫,一直被马拖着跑。“老牧工”的坐骑不知怎么搞的,好像不认识自己熟悉的“老牧工”了,此时什么也不顾的一个劲儿地疯狂地跑,草原上只留下“老牧工”被拖的身体划出的一道长长的痕迹。谁都不相信,骑术精湛,骑着马跑就如履平地一般的这个“老牧工”竟然被自己心爱的坐骑拖死了!难道这就是无言战友?

我听完故事就领会了李班长的意思,这么熟悉马,骑技这么好的老牧工都会被马拖死,你们新来咋到的,就想轻易地去骑马,那会出大问题的。弄不好,就要了小命!这以后,我再也没有敢对他提起想骑马的事。

记得我们到连队后不久的一个星期天,我正在宿舍里洗衣服,忽然,队里的几个想骑马的男知青跑来向我反映:“你快去看看!放牧班的人乘李班长回二连的机会,将马群的马借给他们女生骑了。”“她们能骑,我们也能骑!”“反正李班长定的规矩已经被他们破坏了,你去说说,让我们也骑骑马!”他们簇拥着我跑到“马群”外的空场子上,只见三四个乌鲁木齐来的女知青都在那里,一人手里都牵着一匹马,旁边站着“马群”的几个小伙子。真是异性相吸,还是女生有办法!他们看到我们来了,就赶忙跑过来向我解释违反规定的原因。我立刻说:“不用解释!只要不出事就行!”“等到李班长回来训你们时,我可不管!”心里却想,如果不出事,规矩已经破了,女生开了先例,那以后我们男生再要求骑马,也许就好说话了。

不一会儿,那几个女生都上了马,几个小伙子牵着缰绳,拉着马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女生们感觉这样有点不过瘾,就想跑几步试试。小伙子们看着这几个姑娘胆子挺大,就将缰绳、马嚼子都交给了她们,还嘱咐了几句要领,就让她们自己颠起来了。草原上只要三四匹马摽在一起,都会不由自主地争先往前跑,有时拉都拉不住。这几匹马开始是颠、后来是小跑,就在一加速的刹那间,马猛地往前一跑,乌鲁木齐女知青小白竟然往后一仰,摔下马来,吓了我们一大跳!小白坠镫了!大伙儿的心都揪到一起了,一起向马跑去。只见那匹马突然止住脚步,竟然停下来了,围着小白打转,还不时地用头拱拱小白的身体,似乎在说,“摔着了吗?有什么问题吗?”“马群”的几个小伙子赶忙说,它们都是无言战友,都通人性,只要摔下来,马就会自己停下来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坐在马上的人被摔下来的情景,感到马真的很神奇。那么快的速度说停就真的停下来了。能围着人转,马蹄子还一点也踩不上人。真是战友情!真是神马!脑子里此时突然想起李班长讲的故事,都是无言战友,那匹马难道就真的忍心将主人拖死吗?其中一定另有缘故。

摔下马的小白一骨碌儿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嚷嚷着还要继续骑马。另外几匹马也陆续被叫回来了,大家都说,第一次骑马就这样吧,下次有机会再骑,到了马场,还愁没有机会骑马?然后互相叮嘱,一定保密,不要告诉李班长。

不久,男生们也瞅李班长不在的机会骑上马了,还出了不少笑话。一次一位男生刚学会骑马,就想飞快地跑一跑,结果马冲出去后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惊了,拼命地往连队里跑。一排排的宿舍前拉着一根根的铁丝,是我们洗完衣服晾晒衣服的地方。只见那匹马飞快地跑着,一低头就从一根铁丝下钻了过去,马一点事也没有,只是把骑在马背上的男知青挂在铁丝上,差点弄了个自己“上吊自尽”。又是坠镫!看着他后来摔在地上的狼狈模样,大伙儿煞有介事地七嘴八舌地问他:“你干什么了?竟惹恼了无言战友,让它生气地把你甩掉了。”“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你骑的这匹马一定是个公马吧?”“马也会看人下菜碟的!”然后大家一起忍不住地笑起来。

从那以后,大家骑马都有点小心翼翼了,不敢胡来。

“跳马”

那时,全连的知青里就剩我一个人还坚守着李班长的规定,没有骑过马。总想着团干部嘛,应该带头遵守纪律和规定。直到几个月后,我已经和“马群”的人非常熟悉了,也与李班长成了哥儿们,我常利用休息的时间到放牧班给他们讲故事,逗得他们直乐,不分彼此。这时,李班长终于开口了:“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骑马就到这里来,不要像其他人那样偷偷摸摸地骑!”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看来他早就知道“马群”里的人把马让别人骑的事情,只是没有捅破而已。从这天以后,得到了李班长的正式批准,我就可以到马群自由自在地骑马了。

真没想到!我的第一次骑马,竟然骑出一个“跳马”来!

那是我从连队第一次上总场,没有骑过马的我到马群牵了一匹看似很老实的马,他们教我备上马鞍,拉好肚带,并告诉我,“穿过三连直往前走,就是二连,过了二连就是草原队,看到草原队就到总场了。”我看到他们说的很轻松,心想,有无言战友陪伴,还怕到不了总场?

没想到刚刚走到三连,还可以看见我们连队的房子,不知道怎么搞的,马就有点惊了!跑的飞快,我拉也拉不住。不知是我挂在马鞍后环上的军用书包一个劲儿地拍打着马,就像马鞭子子一样抽打,使它不停地加速;还是我拴在挎包上的花毛巾飘起来让马有点惊恐。马越跑越快,而且顺着电线杆子就往下蹭我和挎包,我有点害怕了,真担心把我的腿撞在电线杆上撞断了。心里直想,只要不套镫,不挨撞就谢天谢地了!眼看着马一根一根电线杆子地蹭,我觉得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出事了!于是决定,“跳马”!我是学校里的“运动健将”,玩个体操上的“跳马”那是小菜。我把两脚退出马镫,双手一按,分腿腾跃!马就从我的胯下飞驰而去,我安安稳稳地双脚落在地上,向前冲了几步就站住了。眼看着马将我的军用挎包和毛巾都用电线杆子蹭掉了,理也不理我地直接跑回了“马群”。好一个无言战友!我捡起了挎包和毛巾,一路小跑地也跑到了“马群”。放牧班的人正在纳闷:“马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回来了?”“是不是出事了?”他们正打算出去找我。

真可以!第一次骑马,就骑了个“跳马”,让这个无言战友把我甩掉了!大伙儿听完我的诉说都止不住地捧腹大笑起来。正好总场车队的汽车到连里来拉粮食,我就没再骑马而搭车到了总场。我的第一次骑马经历就这样结束了。以后虽然也到马群练练骑马,但都没有离开过连队。

老马识途

我第一次骑马离开连队就是到水库送286部队的金南排长复员。这天,马群的坐骑都出去了,只有大车班里还有马。他们给我挑了匹最聪明最有灵性的首套马,都说这匹马老实,听话,能认识许多条路,去哪里都没有问题。我一看,这匹马全身上下都是灰色的毛,草原上很少见这样颜色的马,就起名叫它“灰首套”。当时,军马场的军马都是清一色的黑枣骝、红枣骝,说是夜晚打仗时好隐蔽,卧倒时就和地面一个颜色,不容易被发现。只要出现杂色的马,都淘汰去干别的,拉拉大车,耪耪地的。什么“马踏飞雪”(四肢马蹄上都是白毛)、“白鼻梁”“秃耳朵”“花栗鼠”“大白马”等都不能送到军队上当军马。这匹灰色毛的马就是淘汰下来拉大车的,不能送到部队当军马了。

他们让我上了马,把“灰首套”的马头朝着水库的方向一牵,用手一指,拍拍马头,告诉马说:“到那里去!别走错了。”马似乎很懂事地点点头,就真的领着我向水库方向奔去。我离开水库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也不知道路在何方,直担心马会不会也能走错路。一路上我没有拉马嚼子,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路怎么走,任凭“灰首套”自己看着办,看看这匹马究竟识不识路。我真弄不清楚,草原上有这么多条路,马怎么就知道这是到水库的路,那是到八连、七连的路呢?“灰首套”驮着我一路小颠小跑地跑了一个多小时,走了三四十里地,真的没有犯一点错误地就把我领到了水库上。第二天,送别了排长后,我骑上“灰首套”,它有点归心似箭,越跑越快,直奔作业站。

回来以后,我才知道,首套马都是挑那些最有灵性的马来担当,赶车夫主要就是指挥首套马来控制车的方向。以后,我也尝试着喊几嗓子“哩!哩!哩!”(向里面转向)“喔!喔!喔!”(向外转向)“吁!吁!吁!”(停下来)的口令,在大车班的小伙伴儿们帮助下也挥动鞭子体会体会了赶大车的滋味。此时,我才体会到“灰首套”的与人相通的那种灵气无人能比,哪怕草原上的道路有千条,“灰首套”都能了然于胸,熟记脑海。像遇到我这个不怎么会赶车的,在它的带领下,大车每次都能顺顺当当地完成任务。真的很厉害,我的“灰首套”!

一年多以后,我也算是一个能自由驾驭马的骑手了。一次遇到暴风雪,连里的马群没有回来。连长立刻找了我们七八个人,挑了几匹老马,骑上马就闯进了暴风雪中去找马群。暴风雪一个劲儿地呼啸着,草原上雪雾茫茫,几米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连我这个骑手都不知道往哪里去找马群,怎么办呢?但是我们骑着的老马,似乎心中很有主意。它们好像知道我们的心思,自己就领着我们直往草原深处走去。我当时真担心马群没有找到,我们自己反而又走失了。只见老马顶着风雪,一步一步艰难地带着我们前行,在暴风雪中走了半个多小时,就直接撞上了我们要找的“马群”。

啊!真的很神奇!它们怎么就知道马群在这里呢?这时,“马群”里的小骡子们只想顺着风跑,都不愿意顶风向前走。这些老马们真有能耐!几匹主动领路,几匹自觉断后,都用自己的脑袋顶着这些小骡子们往前走。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动作也没有表示,全凭借着老马了。当时即使说了什么,在呼啸的暴风雪中谁也听不见。此时与大自然的肆虐搏斗,人真的一点能耐也没有。而“马群”里的小骡子,在这些老马的带领下、强迫下,一个跟着一个,老老实实地在暴风雪里排着队,顶着狂风暴雪一直往连队里赶,终于顺利地全部回到了家。

从这次以后,我真的对马——我的无言战友肃然起敬,感到它们的确神奇、伟大。草原上,还有什么比它们更有灵性、更通人性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