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2012-09-25 12:35:3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伊吾军马场北京马友老年自驾游行动自一开始就受到众多马友的关注和支持,山丹马场的马友发来短信预祝我们平安顺利,在网页上留言,让我们注意安全;北京未能一同前行的马友托我们向老领导、老职工问好;乌鲁木齐的伊吾马友每天都打来电话,问候我们,关注我们走到哪里了。一路上的亲朋好友给了我们最好的照顾和接待,使我们感到处处有马友,各地有亲朋,一路欢歌笑语,不知不觉地就驱车万里路,回到了哈密伊吾马场——我们的第二故乡。

   8月16日,我们一行17人驾车从北京到达哈密,侯新民两口、曹旭林两口、老贲和陶晓芳、罗晓霞、齐建洁、赵宁雨、贾建新、周雷等北京知青乘火车已达,刘广泉携着也是北京知青的山丹军马场相识的妻子,一同前来;三连的老连长郭传经夫妇、离开马场多年的韩书记也回来参加此次活动;留在乌鲁木齐成家立业的北京知青王纪凯、李长伟和乌鲁木齐的马友戴素华、林华、靳全林、刘洪昌、刘志强、周亚强、张彦明、李森云、孙桂荣、银凤歧等一行32人代表新疆马友会也驾车从乌鲁木齐赶到哈密,尽新疆地主之谊,专程迎接我们这支远方来的车队,和我们一起参加聚会活动,一起安放维新的骨灰;还有一直留在哈密工作的黄自平、李自利、董文俊等也前来参加此次活动。从全国各地来到哈密相聚的马友人数一下子增加到七十多人。晚上在哈密的马二代朋友、老领导、天马宾馆老总、员工,加在一起,前来聚会的有100多人,队伍可谓庞大,人数可谓历次相聚之最。大家都说,马友情深啊!

    8月17日我们参观了伊吾马场在哈密的连队老20连(现退离休人员处)、老19连、21连、22连,与一些老职工见面。一些老职工听说我们来了,都赶到办公室门前,仔细地端详找寻着当年北京、乌鲁木齐知青的模样。周雷、广泉、贾建新离开马场后四十多年没有回来过,一些老职工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们!一位维族老大娘在人群中找寻着她们连队的知青,一个劲儿地反复说:“我是一连的,一连的学生回来了没有?”马上就有人说:“我是二连的!二连的学生回来了吗?”那种亲人急切盼望亲人回家的感觉让人心里一阵阵激动。然后大家就开始东家转,西家串地到老职工家里坐坐。我当年开始在作业站,可那里认识的职工都回到了兵团;后来我到了修理厂,可我相识的班长李文超、翻砂工老刘、木模工王大爷都已经去世,想起他们就感到难过。当年是他们手把手地教我干活儿,和我一起到哈密南湖里拉沙子,一起开炉烧铁水,一起翻砂做模型,今天他们都不在了,可真是”人生苦短“啊!我通过退离休办公室,找到了学生连和我一个班的边贺林,他原来是场部医院的护士、医师,后来交地方后已经划归哈密卫生局,他也已经退休了,可还住在20连的土房子里。当年我们在学生连一起打球,他的篮球、乒乓球打得都还不错,是个能唱能跳的活跃人物。他是乌鲁木齐知青学生600多人中始终没有离开马场的三人之一,我和老F、起红等人来到他家,吃着他切开的西瓜,看着他这个有点衰败的小院子,问他“哈密的城区改造已经改到家门口了,你的房子也该在改造范围吧?”他乐观地笑了,“改不改都一样,习惯这里的生活,你就不会有更多的想法了。顺其自然吧!”确实,40多年前,我们一起来到这里,一起接受了几年的再教育,可我们都走了,都离开了,他却留在了这里。当年他的父母年迈已经回到了唐山老家,他没有随父母回老家,也没有机会调回乌鲁木齐,他就在军马场的医院里干了一辈子,为这里的乡亲看了一辈子的病,服务了一辈子!“百姓撑起了这片蓝蓝的天”,我不记得这是哪首歌曲里的歌词,但是,我从小边和马场一个个老职工的身上看到,国家是什么?不正是像这样的千千万万个百姓在撑着吗?组成的吗?

    8月17日晚上,原场长、现哈密畜牧局领导、奶品公司狄冲老总举行招待会,邀请我们去做客,可惜我去和兵团的老朋友相聚,错过了机会。狄场长一个劲儿地说我欠了他的“债”!他和我在网上曾经相约,见面一起喝酒,一起打球,他可是当年我们球队的小球迷!实在是时间紧,任务多,无奈的我只好爽约了!今天不行,还有下次!

    8月18日我带着部分人翻过山去了军马场,家新他们留在哈密继续对付熟人、朋友的各种应酬。狄冲把我这种悄悄离去,躲开酒场称为“胜利大逃亡!”我不知道能逃到何处,也不知道还有多少酒场需要应对,好在有家新他们挡着,能逃就逃吧!能取得“战斗”的一次胜利也不错了!

    8月19日我们在松树塘举行了维新的骨灰安放活动,前来参加活动的人数达到80多人。晚上,大家和马场现在的领导们在新建的松树塘假日宾馆二楼的宴会厅聚会,又是把盏碰杯、欢歌笑语。我和家新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大规模打扰马场了。虽说我们已经离开这里40多年了,可每次回来都少不了麻烦场里的领导,场里的情谊我们深领了,以后,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加,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以后不可能再大规模地组织知青返场相聚的活动了。场里的付海涛场长、许副场长、刘总却说,你们曾经为这里的发展做出过贡献,你们什么时候来,我们都会欢迎你们的。可人贵在知之自明,我们数次打扰场里,以后还会吗?个别人自己旅游看看还有可能,再这么组织数十人的队伍当“还乡团”,我反正是最后一次了!我还会来给维新扫墓,那是自己行为,不会,也不能再给这里增添麻烦了,这是我心里的话。

    8月20日我们拜访了给我们提供过照片、写过军马场记事的闫家渠村子的网友红色毛笈笈,她带领我们一起去看了看当年的红卫队“老七连”,曾经是“一个人的连队”!我顺便回到了已经划归红山农场的我曾经工作过的作业站,见到了相识的杨本泉,他告诉我们,大柳沟正在修建巴里坤草原上最大的水库,要将北山的大小柳沟和其他几条沟的水全部都拦截住,然后将水直接通到三塘湖,那里发现了亚洲最大的煤田,正在大力开发,急需用水。我想,以后这里草原没有了军马的奔腾,要换成拉煤载重汽车的轰鸣声,宁静的草原不会再寂寞无声了,大工业的开发将会带给这里人们的富足,也带给了这里人们的空气污染。草原,巴里坤草原,我的第二故乡,以后你还有当年那么美丽吗?空气还有那么清新吗?这里可是哈密市打造的旅游避暑胜地!

    8月21日,我打前站,在巴里坤给没有参加自驾游,乘火车到哈密的大队人马买好了17张到乌鲁木齐的汽车票,就提前一天离开了车队,回乌鲁木齐去与段传理会合,为这30多人联系安排住处了。

    8月22日下午,参加哈密军马场知青返乡聚会活动的外地知青、马友和自驾游车队的全部人马顺利到达了乌鲁木齐。

    8月23日,到达乌鲁木齐的全国各地马友和乌鲁木齐的马友在铁路局红楼举行盛大的聚会活动,前来聚会的达到150多人。因场地受限,一些没有前来的马友决定大聚会后,按照各连队再相聚的原则由各连队马友自行活动。我在聚会上见到了40多年没有见到的一些老朋友、老同学:曹瑞、刘壬虞、谢灵元等,还见到了李天学、夏震寰等一些马场的老领导、老职工,见到了邵彦、王军等一些马二代的新朋友。三连的王英国、郑伯秋拉着郭连长要单独组织三连马友聚会,六连的拉着袁连长要回去和六连的马友相聚。大家在一起都说,过去的军马场虽然不在了,可我们的友情还在,是因为当年军马的一个“马”字,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40多年过去了,可大家马友的情谊还像在当年一样亲密!真是:青松根连根,马友情谊长。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在哈密20连老营房与马场老职工合影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在军马场与现任领导们在假日宾馆宴会厅聚会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在天马宾馆联谊会上的老领导们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现任马场领导傅海涛在聚会上讲话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当年红卫队住过的老七连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红色毛笈笈的家门前我们相遇
 
青松根连根,马友情意长(旅途游记之十一)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红色毛笈笈带我们看“一个人的连队”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