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军马场的记忆(九)颗粒肥料机留给我的伤印  

2013-03-17 10:07:37|  分类: 下乡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将场篮球队的主力队员都集中到场部好训练参加比赛,我从下面的农业连队被调到场部汽车拖拉机修理厂了。陈厂长精瘦干练,是个很能干的领导,脸上有些麻子,我们这些调皮一点的小青年背后就叫他“麻厂长”,旁人不清楚的还以为厂长就是姓“麻”呢。指导员是脾气和蔼,人很亲和的赵方诺。我到修理厂后干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在钳工班做颗粒肥料机。

       那时,大田里使用化肥多,容易让土壤板结,破坏了草原的土质、生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一是种植苜蓿压在地里当绿肥,苜蓿的根瘤菌还可以养地;二是利用军马场现成的马粪制作有机颗粒肥料撒在地里,改良土壤的质量。

       修理厂接到了为连队制作几台颗粒肥料机的任务,于是,厂里联合攻关,颗粒肥料机的电机部分由修理班和电工班完成;需要连接转动的齿轮由翻砂班翻,车工班车洗;我们钳工班负责用铁皮制作颗粒肥料混拌用的大转盘。一个转盘1米多长的直径,两个人都抱不过来,并镶有30多厘米高的盘边,全部是用黑铁皮手工卷制而成。那时,我刚进钳工班,正在当学徒,在师傅的指导下刚学会将剪好的白铁皮用小铁锤敲敲打打地制作一个放莫合烟的小烟盒,就被派上用场了。王师傅告诉我,这就是制作一个放大了的没有盖子的圆筒烟盒。于是,我们在师傅的指导下,在黑铁皮上放线,用大铁剪子裁剪,用小铁锤丁丁当当地敲打着卷边,用螺钉卯,不几天,我们钳工班就做好了一个个黑铁皮的大转盘。

       厂里攻关组的技术员马积金、欧阳他们再根据图纸指导修理班的工人进行最后的组装。颗粒肥料机有带轮子的角铁架,上面连接了一个转动轴,架子下方安装了一个小电机,最上面是安装在转动轴上黑铁皮转盘。一开电门,马达一响,颗粒肥料机的大转盘就跟着转起来。看着我们试制的颗粒肥料机,第一次当工人的那种兴奋劲和高兴的情绪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述。厂里让车队派来辆大卡车,拉着一台颗粒肥料机到连队里试一试。到了连队里,将发酵捂好了的马粪和一点化肥用铁锹铲起来放进转盘中,洒一点水,再将几铁锹干土放进去,开动电机转起来,干土和发好了的马粪、化肥就混合在一起,成为一粒粒颗粒肥料。水洒多了,土和粪、化肥就成为一大团烂泥巴,难以成颗粒,无法往地里运输。水洒的少了,土和马粪各是各的,互不相容。我们一次次试验,看看是放多少水,多少土、多少粪才合适,还要试试人在转盘转动时需要如何搅拌才能让土粪更好地混合在一起,成为最理想的颗粒肥料。还要调试转盘转动时的倾斜角度,转动的速度,看看究竟哪个角度最适宜,哪种速度最理想。最后,大伙儿终于取得了最理想的数据,才回到厂里。

       没料想,在调试测试时我的右手大拇指被转盘的铁皮划了一下,划出一道1厘米多长的口子,鲜血顿时涌出来,喷洒在肥料机上。我赶忙一边掏出手绢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还一边与大伙开玩笑地说,“哈哈!有机颗粒肥料,增添一点鲜血就更有机了!”然后又专心致志地投入到观察试验中了。大家看到流出那么多的血,都很关心我,“怎么样?疼不疼?上医院吧。”“没关系!小意思!这几天我们天天用小铁锤敲打这些铁皮,打得它们不高兴了,反咬了我一口,想报报仇!”“还拟人化了呢?铁皮懂得什么?”我反击说,“什么物件、机器真用心做好的话,都会有灵性的!你不用心,颗粒肥料机怎么会听话呢?”“哈!哈!哈!”大伙儿都笑了。

       回到厂里,我满不在乎,又忙着颗粒肥料机按照试验的数据一台一台地调试,早就忘记了拇指有伤的事。几天过去了,拇指肿了起来,我还是没有当回事!男子汉,还怕这点小事!一个星期后,手指伤破的地方从外面看似乎长好了,可里面化脓,肿起来了。不几天,我的拇指已经肿得有两个拇指那么粗了,小臂胳膊也肿了,一条红线直向腋下的淋巴窜去。有经验的师傅赶紧对我说,“你一定要去医院看看,要是病毒侵入血液,真的就麻烦大了!”我舍不得用上班的时间去看伤病,坚持干完了手中所有的活儿,熬到星期天才利用休息时间上了趟场部医院。

       到了医院,一个大夫也没有,正好是乌鲁木齐知青张建龙护士值班,他是我的老朋友了,学生连时他是一排副排长,我是二排副排长,常在一起。他一看我的手,吓了一大跳!急忙对我说,“赶快开刀,把脓血挤出来,否则,染上坏血病,你就跟白求恩一样一命呜呼了!”  有那么严重吗?我有点不信。他着急地对我说:“马粪和锈铁皮、铁器里还会有破伤风杆菌,你要是感染了,还需要打破伤风疫苗的。潜伏期有二十多天。真感染你就要命了!”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看看,你胳膊上的这条红线,都快要到腋下的淋巴了,幸亏你的体质好,免疫力强,一般人否则早就要发烧了!”他说今天没有大夫,也拿不到麻药,只能用手术刀给你切开,先挤出脓血抗炎消炎再说!我只好听之任之,全当是“关公刮骨”治疗了。咬着牙,看着他深深地在我的大拇指上开了一刀,十指连心,那个钻心疼只有自己知道!他在我的手上拉开个大口子,好放出脓血。他用力地将我红肿的手指拼命地挤着,将脓血从刀口中挤出来,一直挤压到手指没有血色了才放开手,鲜红的血立刻猛地涌出来,滴到了他的白大褂上,疼得我已是满头大汗。他看到我胳膊上的那条红线消失了,然后给我止血包扎,给我拿了点消炎药让我赶快服用,并对我说,“今天就先这样了,等明天医生来了,你再来看看,需要不需要打疫苗。如果今晚发烧,你就更要小心了!” 我回到宿舍,吃完药倒头就睡着了。

       一个多月的试制颗粒肥料机忙得我真有点累了,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后,抬抬胳膊,轻松自如,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就直接去上班了。师傅看着我纱布包裹着的指头,心疼地对我说,“以后干活可要小心一些啊!不能让和我们天天打交道的这些铁家伙总咬你吧?”我哈哈地笑了。白天工作忙碌根本没有时间去医院,晚上,我到张建龙的宿舍里,让他看了看,他说“你真行!还是身体好!没想到这么快就消炎了!以后来换换药就可以了。”可以后我连药都没有时间去换,伤口就自己长好了,但是我的右手拇指上却留下了一厘米多长的伤疤印子,40多年过去了,至今还依稀可见。!

       这条伤印全当作军马场颗粒肥料机留给我的纪念了。你说,这段军马场的记忆我怎么能忘记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