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军马场的记忆(十二)哈密大南湖拉沙子  

2013-06-25 10:2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砂车间的沙子经过多年的使用,消耗,已经越来越少了。有一天,李文超班长说,需要补充些沙子了,否则,车间里翻砂的沙子不够使得了。我自作聪明地对班长说,“沙子!马场有的是!那几座沙山还不够我们使得吗?能用几百年也用不完的,开车去拉就是了!”大家听了我说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我有点莫名其妙。

       李班长对我说“小熊,翻砂用的沙子可不是一般的沙子,要用最好的最干净的沙子。一粒一粒的沙子里不能含有土,但是却要有粘性,做翻砂模型时才能粘合在一起。而且开炉浇铸完了后用筛子筛沙子时还能全部散开。只有具有好粘性又松散又干净的沙子才是翻砂用的沙子。”呵!还这么讲究!沙子还分好坏?还能分出干净不干净的吗?天下哪里有粘性好又松散的沙子呢?这两个物理特性可是完全相反的,粘性好的是糯米,松散的是一盘散沙,书上都是这么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怎么可能在一种沙子里同时具有呢?我真有点弄不明白了。

       翻砂经验比较多的老刘师傅告诉我说,长江流域部分地方的一些江中沙洲里的沙子经过江水的反复冲刷,具有很好的性能,j才能做翻砂用的沙子,湘江、赣江有些地方的沙子也可以用。可我们怎么能够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拉沙子呢?李班长说,最好的沙子都要拿钱买,得上千元钱一吨。我想,穷的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花几万块钱去买沙子,那不是有病吗?李班长报告厂里后,陈厂长说:要钱厂里没有! 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不久,李文超班长打听到哈密钢铁厂翻砂车间的人说,哈密大南湖的沙子不错,单独使用可能差一点,但是和车间原有的好沙子掺合在一起就可以使用,他们就用过那里的沙子。更主要的是“不要钱!”三个字最吸引我们,那里的沙子可以白拉!于是,班长决定,由马春惠带着我、段传理、老刘师傅到哈密大南湖去拉一趟沙子。场部汽车队派了286部队复员下来的冯建中师傅开着他的解放牌大卡车和我们一起去哈密拉沙子。冯师傅听说要去大南湖,说那里是沙漠腹地,弄不好就会陷进沙子里出不来的,一定要小心。于是我们带了铁锹、几块长条木板、还有几件破棉衣,说是一旦陷进沙湖里好塞在车轱辘底下防止打滑用。

       清晨,天不亮我们就从马场出发,翻过天山庙到了南山口天才亮了。穿过哈密市一直往南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路边的一个村子里,打听打听了大南湖的地址和方向,就沿着老乡指引的路,离开了乡间的小路,走上了满目黄沙的沙漠腹地。我们一边走,一边下车看看沙漠里有没有车辙的印子,沿着车辙印子往前慢慢地开着,生怕走错了路,陷进沙漠里走不出来了。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大南湖的边上。远处望去,大南湖只是沙漠腹地的一个低洼的洼地,看不到湖水,已经干涸。湖边的几课胡杨树也早已没有生机,荒无一人。看着低洼处的大南湖,还是有一定的坡度,冯师傅说,如果再往下面开去,恐怕车装满了沙子,车子就难以爬上来了。我们下车看了看,这里没有路,汽车很容易陷进沙漠里,不能也不敢再往前开了!于是,马春惠决定,就在大南湖的边上看看,是否能有合适的沙子,让老刘师傅凭经验判定。于是,我们几个四处散开,一边走,一边蹲下来用手抓一把沙子,看看是否干净?是否有粘性?沙子的松散性当然不用鉴别了,因为这里的沙子本身就非常松散,如同一粒一粒金黄色的小米。我走了不远,蹲下来,抓一把沙子,使劲用力攥一攥,沙子还真就团在一起了。我赶紧大声地呼叫:“刘师傅!刘师傅!,快过来看看,我们找的是不是这种沙子?”大家一起跑过来,都用手捏了捏沙子,还真有点粘性!刘师傅说,“这是沙子里土的含量多,让沙子有粘性,还是沙子本身的粘性,还需要鉴定鉴定。”于是他带领我们用带来的水壶里的水,将几个人捧着的沙子用清水冲冲,洗一洗,然后放在带来的铁锹里。

       正午时分,沙漠腹地的太阳比毒蛇还毒,烤的我们如同烧焦了一般。这时,我们才感到,摸着自己穿的长衣长裤,手都感到火烫。虽然我们事先已经估计到沙漠腹地的炎热干晒,在炎热的天气里不能穿短衣短裤,怕晒脱了皮,可没有想到亲历实景竟然是这般!我们在沙漠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哪里都是滚烫的!只好借助大卡车挡住太阳光的那一点点阴影乘凉。沙漠里真的很奇怪,虽然热浪滚滚,但是只要躲进有一点阴凉的地儿,立刻感觉凉爽舒服多了。

       不一会儿,铁锹里湿漉漉的沙子被强烈的阳光晒干了,刘师傅抓了一把沙子捏了捏,“还不错!有点粘性,比较干净,就是它了!”我们立刻把卡车开过来拿起铁锹装起车来,一心只想快点装完,好早点离开这个“火炉”。好不容易来拉趟沙子,我们一心就想多装一点,可冯师傅一个劲儿地劝我们不要装的太多,那会陷进沙子里走不动的。可我们就是不听,因为不要钱嘛!能多装一点是一点,不一会儿,我们就将卡车装满了。看着一粒一粒沙子很轻,不起眼,可真装载起来满满一车可真把卡车下的那几块钢板都压平了,看来沙子的份量还真重!冯师傅上车一发动车,轰轰油门,车竟然一动不动,还没开出去一步,车轱辘就在原地打转了,根本走不了。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不要钱的东西拿多了,也会咬伤自己的!我们只好上车又一铁锹一铁锹地往下卸沙子。眼看着车厢里的沙子少了三分之一,卡车的钢板有点上翘了,重量轻了不少,车才能在沙子里慢慢地前进了。真应了那句老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知如此,若听了冯师傅的劝告,我们又何必这样费力不讨好呢?

       拉沙子的卡车在大南湖边上的沙漠里慢慢地往前挪动着,生怕再陷进松软的沙子里!可偏偏就是,你越怕什么就来什么。在大南湖边上没走几步,遇到稍微有点小坡度的一个小沙子坑 ,我们就走不动了。车轱辘又开始在沙子里原地打转,我们跳下车,还需要卸沙子吗?再卸的话儿,这一趟就拉不了多少沙子了!马春惠指挥大家,不卸沙子!用木板垫!这时,沙子真比木板贵了!甚至比人金贵了!我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几块木板,几件破棉袄塞进车轱辘下面,尽量让车轱辘旋转的力吃在木板上。车轱辘吃力地转着,吱吱作响,摩擦着木板真有点钻木取火的感觉。冯师傅不停地轰着油门,车子非常艰难地鸣叫着,好不容易走出了小沙坑。看着我们走了只有10多米的距离,竟然已经用去了半个多小时!这下再也不敢大意了。我们五六个人,加起来至少也有几百斤重,真不敢上车再给车子增加重量。于是,我们干脆扛着木板,走在车前,一块一块木板连接着,给车子铺一条木板路!车子在我们连接的木板路上慢慢地前行着,终于离开了大南湖的沙漠边缘。听路人说,这里有个大南湖煤矿,可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满目就是黄沙一片。走上正路后,我们才一起上了卡车,坐在沙子上喘口气,该歇息歇息了。

       在车上,刘师傅告诉我们,翻砂用的沙子太粘,会粘在木模型上,破坏沙型平面的光洁度,还得麻烦人工补修沙型;沙子太松散,会使做好的沙模型塌方,堵塞浇铸时的浇口,炼好的铁水就浇不进去,即使浇铸进去了,也是一个残品铸件,不能使用。所以,翻砂用的沙子一定要用好沙子!大南湖的沙子还不错,可以凑合使用。我想,不花钱的东西,哪有十全十美的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到了天黑的时候,我们才赶回了厂里。卡车停在翻砂车间门口,马春惠说,“累了一天了,先休息睡觉!明天再卸沙子。” 

       回到宿舍,我拿出日记本,写下大南湖的一日:沙子还可以分类,有不同的特性!有好坏之分,有干净不干净之分,有能用不能用之分。陷进沙子里的教训:人不能贪得无厌!不打无把握之仗!

       没过两天,我拉沙子时脖颈上露出的被太阳晒着的部分全部脱了一层皮。 哈密大南湖拉沙子,虽然只一次,这辈子怎能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