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军马场的记忆(七)——“马肉风波”与吃“无言战友”的争辩  

2013-03-07 10:13:24|  分类: 下乡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网络、报纸都连篇累牍地报道欧洲一些号称信誉度较高的国家英、法、德、瑞典等国在牛肉、猪肉食品中掺加马肉的事件,使食用“马肉”的风波在全世界各国引起不小的震动。一是讨论为什么要在牛肉、猪肉食品中掺加马肉?这关系到食品制造厂家的信誉问题;二是马肉究竟能食否?有什么营养?这属于食品安全问题。这一系列报道不由使我想起当年在军马场我曾经与李班长关于“吃无言战友”的一场争辩。

       在部队,把与战士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军马、军犬、警犬都称作为是“无言战友”,部队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伤害“无言战友”,更不能将它们食用!“无言战友”在战斗中牺牲,或者是老死了,都要挖个墓穴埋葬,还要立个小小的坟头纪念。于是,军队就有了“犬坟”“马墓”的说法。

       我记得新疆刚刚解放的初期,我家在乌鲁木齐,父亲在新疆军区伊犁土改工作队,从伊犁回来时就带回了我从来没吃过的马肉做成的“马肠子”,香味扑鼻,味道独特。那时,我才三四岁,第一次吃“马肠子”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马肠子真好吃!”以后,每次父亲出差到伊犁,我都对父亲提出要求,一定要带“马肠子”回来。那时,马肉做成的“马肠子”竟然是我小时候最盼望能够吃到的最香的肉食食品。

       等我长大了,才知道,马肉是生活在草原上民族的一种风味肉食品,营养丰富,蛋白质质量高,富含人体所需的铁、钙、维生素、脂肪等,是补肾、补血、强身的高档肉食品。世界上最喜欢吃马肉的国家非哈萨克斯坦莫属!哈萨克民族自古以来就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祖祖辈辈就有吃马肉的习惯和传统。所以在中国能吃到马肉的地方,就要算是新疆的伊犁地区了,因为这里是哈萨克自治州,这里昭苏、尼勒克、特克斯县的草原都有地方的马场和新疆军区的军马场。在喜欢吃马肉的国家,马肉的价格远比牛肉价格高,是牛肉价格的三四倍,因为马本身就比牛的价格高。而不爱吃马肉的国家,马肉价格就比牛肉低,所以就出现了拿马肉顶替牛肉的违规作法。单从营养价值看,马肉比牛肉、鸡肉的营养价值都高,只是因为马肉的肉质纤维较粗,不容易煮烂,吃起来不好嚼,太筋道,有些人吃了不好消化,所以有些人就不吃。加上马不属于反刍动物,一些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不食用,所以在世界范围里,吃马肉就成了少数国家少数民族的特色。我的几个北京朋友到新疆去旅游,回来告诉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新疆的马肠子太好吃了,是全国绝无仅有的风味食品!”可见,“马肉肠子”真的能让人垂涎欲滴的!

       当年,我们知青下到军马场的时候,正是中国经济在文化革命中走向崩溃边缘的时候,粮食、肉、油严格定量供应,全国统购统销,凡是私下里买卖这些商品的都被视为“投机倒把”,要被关进监狱的。那时,我们正处在长身体的时期,对食物的渴望,尤其是对肉食的需求真的是难以满足,偶然碰到什么好吃的,就必然是一扫而光!就这样,也总是感觉没有吃饱吃够。

       自从60年代困难自然灾害开始,我已经快十年没有吃过香喷喷的马肉了。下乡能够到军马场去放马,是不是就可以吃到小时候总盼望的马肉呢?我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军马场。谁知半年过去了,从来没有见到一点马肉!

       于是,有一天我到马群悄悄地问了一声李班长:“咱们军马场怎么没有马肉吃?”

       “别胡说!马肉怎么能吃!军马可是无言战友啊!”

       看着他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我不好说什么了,但是心里还是存在疑问。我是属于那种心里想着什么,就一定要说出来的性格,直来直去痛快一些;也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好探个究竟。没过几天,我又上马群去玩,冷不丁地问了一声,

       “李班长,是谁规定军马场的马不能吃的?是场长吗?”

       “没人规定,这是军队的传统!因为是军马!是战友!就不能吃!”李班长斩钉截铁地对我说。

        但是我非常不服气,“军马应该是到部队里服役的马,可我们这里养的是还没有参军的马,怎么能算是军马呢?就像老百姓中的民兵一样,虽然也可以说是战友,但是,没有参军,当然不能说是部队的军人和战士了!”

       李班长说:“只要是军马场的马都算是军马!”

       我立刻反击说“那还有农业生产拉大车的马,怎么都能算是军马呢?”那时,在我的眼里,只有骑兵团的坐骑才应该是真正的军马。“再说,都是军马,为什么每年部队还要来挑选军马去服役呢?”“为什么每年还要淘汰一些马卖给地方老百姓呢?那不是把无言战友给卖掉了吗?”“能卖掉的就应该能吃吧?”“伊犁马场的马都能做成马肠子吃,我们场为什么就不能吃呢?”

       我一连串的为什么说的李班长真生气了,大声地对我说“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不能吃就是不能吃!”“你们刚来,什么也不懂,就是要守规矩!不然的话,真传出去,说你要吃无言战友,你在军马场就要受处分,待不住了!”

       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我不好再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想不通。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都把马杀了,吃了,才翻过了雪山。那么现在的我们,生活这么困难,劳动强度这么大,不就像是建设社会主义的爬雪山、过草地吗?当年红军长征就那么几匹马,都可以吃,我们养了这么多的马,有什么不可以吃的呢?马肉可以改善生活,补充蛋白质和脂肪,干活那么累,吃点自己养的马怎么了?有什么错吗?为什么要把没有服役的马也算作军马呢?我一直对军马场的马不能吃这件事弄不明白,那个年代也不需要你弄明白。

       一年多以后,有一天,李班长从二连回来,他是那里的老牧工了,打开绿色的军用书包,拿出几块肉干来,“尝一尝,风干牛肉干!”嘴馋的我立刻接过来,放进口里嚼起来,“怎么比牛肉干难嚼?肉质怎么这么紧?”我心里直嘀咕,可肉的香味吃得我直流口水,也不好意思再问什么。“好吃吧?”班长说,“真好吃!”我迫不及待地又往嘴里塞了几块。其实,那时的马群,真的没有什么调料做饭,只是撒把大粒盐,有点咸味煮熟就成,原汁原味的肉香才是我们小伙子的最爱!李班长看着我吃得那个香劲儿,眼里透出那么一丝狡黠的目光,笑一笑地对我说:“牛肉香吗?”笑得我有点莫名其妙,“难道不是牛肉?”班长拍拍我的肩膀,我心领神会,无须言表,意在不言中!我想,一年前刚来的时候,那场争辩有了历史结论,能吃的但不一定就要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说出来。后来,我才知道,在军马场,凡是遇到马在深山涧里意外摔死了,马群的人就会悄悄地把马杀了,煮成马肉干留给大伙儿享用。但是,要公开说出去,那可是犯了部队军马场的大忌!怎么能吃无言战友呢?一点阶级感情也没有!于是迫使大家有了“暗吃”“悄吃”的作法和共识。

       40多年过去了,引起全世界轰动的“马肉风波”使我忆起了当年能否吃马肉的争辩,把它写出来也算是一个故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