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军马场的记忆(三)——吃豌豆  

2013-02-07 13:13:53|  分类: 下乡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吃豌豆

       军马场的大田里主要种的是小麦、豌豆、燕麦、苜蓿,我们几个主要的农业连队一整年都是围绕着这几种农作物的丰收忙碌着。

       小麦是我们的口粮,豌豆是养马的好饲料,马特别爱吃豌豆,感觉那是它们最香的口粮。而燕麦和苜蓿则是冬季养马的主要草料。养马的时候,只要你提着装豌豆料喂马的布袋一扬手,远处的马就会很快地跑过来,摇头晃脑撒着娇地问你讨吃。有的时候,马不听话,你难以抓住它时,只要一晃豌豆料布袋,它就乖乖地跑过来,停下来等着你来抓。它很聪明,知道你抓住它骑过马后就会给它豌豆料吃,因为这是牧马人对马最高的奖赏。没想到,我在军马场和马一样,不仅也吃起了豌豆,而且还是“偷吃”!

       给麦田浇第二遍水的时候,麦子已经长得一尺多高了,绿油油的一片。地里的豌豆苗也已经开始长出一串串豆荚,豆荚里孕育出一粒粒的小豌豆,像一颗颗碧绿的珍珠。夜班浇水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事干,几个老职工就开始教我们剥吃嫩豌豆。开始,我死活坚持不吃,一是心里想,嫩豌豆有什么好吃的?因为从来没有吃过;二是因为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不能偷吃队里粮食的理念,所以根本不敢去碰撞这个道德底线。当我还戴着红领巾的时候,小英雄刘文学为了保护队里集体的朝天椒与地主分子搏斗被掐死的情景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在家里还一直珍藏着《英雄少年刘文学》的小人书。集体的就是集体的,谁都不能侵占!我是那种非常听话的孩子,老师说的话,领导说的事,学习的好榜样记在心里就要做到,决不能偷吃队里的粮食!

       我看到那些老职工偷吃豌豆的行为,既不想效仿,又无力阻拦,只好听之任之。可我是来接受他们再教育的,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接受这个再教育,有点茫然。面对现实,我不敢说什么,也不愿意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借口说“我不喜欢吃那种生豆子的味儿”,就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美滋滋地品尝着嫩绿豌豆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很别扭。

       记得有一天,我无意识地问班长,“班长,咱们天天浇水都吃地里的豌豆,豌豆少了这么多,那秋收时豌豆的产量不就降低了吗?”班长听了我的话后竟然哈哈地大笑起来,“你真是个书呆子!大田里这么多的豌豆,我们能吃几个?稍微插花地摘掉一点,其他的豌豆吸收的营养就多,长得好,长得满,产量不仅不会下降,还会提高的!”“这就跟间苗的道理一样!”“再说,豌豆太小不能吃,太大了也不好吃,能这么生吃的时候就几天,能摘多少?”说的我一点脾气也没有。他顺便递给我一串豌豆荚让我剥开,“尝尝!什么味道?”我鼓足勇气轻轻地咬了一口,一股甜丝丝的甘露润进喉咙里,好甜啊!舌尖和牙齿立马就开始不停地工作了。真的很好吃!馋得我有点流口水了。于是,我开始学着他们,一起“偷吃”队里的豌豆了。自己种的粮食自己吃,吃饱了好干活儿,这有什么错呢?!从此,我有了偷吃豌豆理直气壮的理由!

       我们连的地太大了,大田里的麦子才浇完两遍水来不及浇第三水,麦穗就开始黄了。我们种的青年试验田离连队比较近,可以浇上四遍水。在浇三遍水的时候,我到豌豆田里摘了一串豆荚,虽然外面看还是嫩嫩绿绿的,可里面的豆粒已经饱满,剥开一吃,一股生豆子的涩味直冲击我舌尖的味蕾,太难吃了!班长看着我不断地吐舌头,想尽快把嘴里的豌豆渣滓吐出来的样子,笑着对我说,“你还能偷吃豌豆吗?”我真的无语,这时的豌豆真难吃!已经无法生吃,想偷吃都不行了。 可那可以偷吃的甜甜的好吃的嫩豌豆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