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迟到30年的悼念!——北京马友孙德元(源)走了?我不相信!  

2013-09-08 22:3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痛悼念我的好友孙德元!德元兄千古!        
        孙德元(源),一个普普通通的北京知青,曾经和大家一起在1968年3月12日坐火车从北京来到伊吾军马场,在巴里坤草原扬鞭育马五、六年后离开军马场到四川的军工工厂去工作了,这以后他与大家失去了联系。
        成立天山马友会,建立了通讯录后,大部分北京知青马友陆续都找到了,可就是找不到孙德元。于是,大家都对我说,“西北,你是个热心人,和德元当年曾经获得过局里乒乓球双打亚军,和他那么熟,你想法找到他吧。。”
        我听说他在攀枝花工作,就派了我在那里的学生去找他,告诉学生,到职工体协去找,他的乒乓球打得很不错,一定会在职工乒乓球赛中露面的,查找比赛的秩序册、成绩册一定能找到他。可事与愿违。后来新生、大哈告诉我,说他在四川仁寿县,一次我在全国比赛中当裁判长,手下的一位裁判关老师就是从那里来的人。我又让他去县里的公安局户籍办公室查找,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多年了,我四处打听,苦苦寻找,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一直在想,难道他从人间蒸发了?
        网络时代开始了,大家都让我建立个博客,在网上发个消息,找找他。于是我在网易开了自己的博客,第一篇博文就是“孙德元,你在哪里?”我想,眼下都说网络非常神奇,好多意想不到的事都可能在网上发生,我期盼着能够在网上与他相见,出现奇迹。可是奇迹一直没有发生。
        孙德元,你让我找的好苦啊!找你找了30年!还是没有找到!每次马友聚会,总有人问起我,“找到孙德元了吗?”问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因为我没有完成找到他的任务,心里感到很内疚。但是,从马友的热切询问中我也深深地感到大家对他是多么思念。
        前两天,我突然接到在山东定居的马友,北京知青王茂林的电话:“西北,你不是一直在网上寻找孙德元吗?”我回答他说:“是啊!不是我一人在找他,是天山马友大家庭都想找到他!”“他早就去世了!”我一下子懵了!愣在那里一时间竟哑语了。这可能吗?当年他可是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啊!
        缓过一时发懵的劲儿后,我问茂林:“你是不是听错了?同名同姓的人可多得是!”
        王茂林非常认真地对我说:“消息是确实的,是他中学同班的同学柴世刚告诉我的。”
        我这才知道,柴世刚、王茂林和孙德元,当年都是海淀区中学里的体育爱好者,一起打过乒乓球,踢过足球。柴世刚到茂林家小聚时,王茂林问他,“你知道孙德元现在在哪里吗?我们马友都在找他。”
        柴世刚说“他早就过世了!那都是30年前的事了。”
        30年!可30年来,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信息,我一直苦苦地找他,想找到这个当年和我同床共寝的战友。
        听完茂林兄告诉我的消息后,我手里拿着电话久久不能放下,似乎僵滞在那里一动不动,眼前浮现的都是德元当年和我在一起相处时的一幅幅画面。他真的走了吗?我不相信!
        孙德元,高鼻梁,单眼皮,1米7左右的中等个,一副憨厚朴实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很老实的人。他人很厚道实干,言语不多,与他在一起待过的人,都感觉他是一个随和的人。他的人缘很好,加上他乐于助人,所以,大家都喜欢与他相处。他当年从北京学生红卫队分到六连后就在马群放马,和周维铎、徐平他们在一起。由于他不善言谈,场里的许多人都不认识他,连一些一同去的北京知青都不熟悉他。
        由于我和他不在一个连队,所以认识他也很晚了。那是在1972年军马场最大规模的运动会上,他代表二大队参加乒乓球比赛,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他竟然夺得了全场男子乒乓球单打亚军。他打了十几场比赛,仅输给了冠军刘志强(鸭子)一人。那时,我也算是场里打乒乓球的一位好手,也成了他的手下败将,在团体赛和单打中两次与他交锋,都败给了他,不得不使我对他刮目相看。
        运动会后场里成立了男子乒乓球队,由刘志强、孙德元、王应国和我组成,代表场里到山丹军马局参加运动会的乒乓球团体、单打和双打比赛。其实,我和王应国的水平在场里是打不过欧阳和解寅刚的,最强的阵容应该派他们去。但场里认为已经派出冠亚军就可以了,其他将就一下行了。我和王应国是篮球队的,也是场里乒乓球的前8名,可以兼打乒乓球。这样少去几个人,能节省不少经费。德元和我,刘志强和王应国组成两对双打参加比赛。德元和应国都是左手握拍,我们这两对,组成了一左一右非常理想的搭配。
        德元的球技比我好,在一起练习时教我怎么接发球,怎样创造机会。他有一手拉小弧圈球的技术,动作不大,轻轻挥小臂用球拍将球摩擦一下,球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极强烈的旋转。这种球的迷惑性很大,是他得分的主要手段。别人都以为他拉球的动作不大,球就不会很转,可结果与判断恰好相反,使对手常常因判断失误,而击球出界。当时,在整个山丹军马局,打乒乓球的好手中,也就他一个人会拉弧圈球。
        那次比赛前,我们先后到山丹二场、四场、局机关打练习比赛,取得了全胜的战绩。尤其是,两次战胜了呼声最高、最有实力的山丹二场乒乓球队,那时,大家都认为,团体冠军非伊吾军马场莫属了!这几次的赛前练习比赛中,在“鸭子”和德元的指导鼓励下,我两次战胜过当年军马局的单打冠军,山丹二场队的郗公权。他是西安市体校的好手,我们队的“鸭子”和德元在比赛中都输给了他,可我却赢了他,好像是一物降一物,“鸭子”说他不适应我的球路。
        正式比赛打响了,我们一直冲到团体冠亚军决赛,对手就是二场郗公权他们。当时他们输给了四场重庆来的一些知青,可我们轻松战胜四场乒乓球队。二场和我们的决赛打得难解难分,几乎与赛前练习比赛的模式一样,我们打成平手,该我上场,郗公权已经有点心理负担了,很快就输给我一局,第二局我没发挥好,让他扳回一局,第三局我以16比9遥遥领先,眼看接近胜利了,我只要再赢5分,冠军就到手了!这时紧张地不会打球了。德元在我捡球时一次次提醒我,“别紧张,他比你还紧张!”“放开打,攻击他的正手位,他的反手位防守能力很强。”可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听进去,总是想侧身抢攻,一板打死他!可一侧身就将球打在他的反手位,他轻松地就推挡回来了,使我感到,今天怎么搞的?怎么打也打不死他了。心里开始嘀咕,有点怀疑自己的能力了。结果我的球越打越臭,让郗公权逐渐把比分追平了,20平、21平、一直打到25平,最后我竟然以2分之差,25比27输掉了这场比赛,也使我们伊吾军马场球队到手的冠军丢掉了。下来后,好多人都埋怨我,“你是怎么打的?领先那么多竟然不会打球了?”“你的手都软了,攻球和推挡没什么区别了,一点力量也没有!”“心理素质太差!”输球让我已经很难受了,团体冠军!这个几乎是煮熟的鸭子在我手里飞了,又听到这些话,真有点无地自容。当时心里就想发誓:“这辈子以后再也不打乒乓球了!”“真不如打篮球好,大家一起来承担压力。”德元看到我情绪有些低落,站在那里发愣,就拉着我走出人群,在山丹军马局外空旷的野地里慢慢地走着,他安抚我,“别想那么多了,过去的就过去了,还要准备明天的单打和双打比赛呢!”他陪着我在野地里漫步散心,一个多小时后才回到招待所。
        在招待所,我们住的是大通铺,我俩的铺位紧挨着。11月初冬的祁连山下已经寒意浓浓,房间里没有生火还真有点冷。盖一床被子一点都不暖和,冰凉的被子使身上直发冷,于是我俩就钻进一个被窝里,把两床被子摞在一起都盖在身上,还把两件棉大衣压在脚下,才感觉有点暖和了。那时,每天晚上,他只要早回来点就钻进被窝,把被窝暖热了,等我回来一起睡时就一点也不感觉被子的冰冷了。我感觉他的心真细,人真好!
        在他的安慰下,我第二天积极投入了比赛。几天下来,志强获得单打亚军,德元取得第三名,我也进入前八名,我和德元获得双打亚军。而刘志强和王应国配合的双打平时都比我们强,却只获得第三名。那次比赛,郗公权获得单打冠军,我还有点不服气。赛后,郗公权和刘志强、孙德元一起组成了军马局乒乓球队,代表局里到西安办事处参加西办的运动会,我和德元就分开了。
        两三个月的一起吃住,一起训练,他对我的帮助很大。是他教会了我拉小弧圈球,高吊弧圈球,教我搓球逼角,直线攻击对手的的正手,这对以后我打比赛有很大帮助。那时,他和我们篮球队的中锋“大哈”关系很好,“大哈”常常像大哥哥一样关心他,他又像小哥哥一样照顾我,因我的年龄最小。我们篮球队的每场比赛他都去助威,给我端杯水等在那里,只要一暂停,他就马上递给我,让我“喝两口水,缓口气”。那时,我们真像形影不离的亲兄弟。也许我爱说爱笑的开朗性格感染了他,在别人面前他很少说话,可我们俩在一起时,他总可以和我说许多许多。他对我说,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是母亲把他拉扯大。家里没有经济来源,他姐姐和哥哥只好在很小的年龄不上学,就去参加工作了。他笑着对我说,母亲常说他是一个“闷葫芦”。可我觉得不像。他对老人很孝顺,只是不想说多漏嘴了,让老人为他操心。他虽然内向,不太愿意多说,但是,一旦说起来,也能说很多。我真希望我们俩以后还有机会再配合双打,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因为我俩的心灵越来越相通了,不用点拨,一个眼色就知道要干什么了,这是双打配合默契的最好基础。可这愿望还没有实现,我们就先后离开了军马场。
        马场分手后,我们互相之间失去了联系。八十年代初期,回京的马友就已经开始在春节初四小聚了,每次聚会,我都在打听,德元是否回到北京,是否有联系?因为,我想让他到体育大学来和我一起打球,续写我们几十年前军马场相识的缘分;想让他在奥运冠军打过球的球台上打打乒乓球,圆他少年时代的乒乓之梦;可却一直没有他的音信。九十年代中,家新告诉我准备出版《留在天山的回忆》一书,记录知青在军马场的生活,让我找点老照片,写篇文章,我第一个就拿出了我和德元在军马局获得双打亚军的那张合影,我想刊登在书上,流传出去,可能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他,找到他。
        几十年来,我思念着他,寻找着他,常常梦见找到了他,让他回到了天山马友的大家庭,和我们一起快快乐乐地安度晚年。还梦到和他一起回到军马场,看看那山、看看那水,看看我们当年放马的草原;梦到我们俩还打了场乒乓球双打表演赛,让现在的马场职工看到了我们当年的风采。
        王茂林的一个电话打碎了我多年的梦,孙德元真的走了吗?我不相信!我问苍天,能否把他的余生还给他,让他复生,和我们大家在一起,还坐着那列火车,还唱着那首歌,还在那个冰天雪地里骑着我们的战马。我似乎听到苍天对我说,“没问题!” 我感到他回来了!他就坐在我的身边,就坐在我们大家中间!
        王茂林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同时也通知了李新生,新生紧接着找到了孙德元的侄子孙刚的联系方式发给了我。我立刻与孙刚取得联系,见了面。见面后,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怀疑地问:“这事是真的吗?”孙刚告诉我:“ 三叔的确在30年前就走了,骨灰是我埋的。”他真的走了?可我还是不相信! 孙刚告诉我:
       孙德元(源)于1984年8月1日在北京病逝!
         那年他才35岁啊!多么年轻的生命,怎么会这样就走了呢?我不敢相信!
        为什么是在“八一”这天呢?难道是他在冥冥之中还惦记着军马场的“军”字?
        孙刚告诉我,德元1974年就去了四川工作,进入成都三线的军工103信箱630工厂,拿下了高压、低压电工执照本,成为了一个很出色的高级电工。他大姐原来是北京广播器材无线电厂的,因当年三线建设把这样的厂子都搬到了四川,大姐一家从北京到了四川,也因此德元离开马场后没有回到北京,而是到四川投奔大姐去了。可大姐一家不久就调回了北京,留下德元孤身一人在四川。1975年,他结婚了,新房就暂时安在哥哥家仅有的一间半平房的那个半间小屋里,而他母亲和哥哥一家五口,六个人挤在那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外屋间。女方是他中学的同学张银兰,也是北京知青,在黑龙江兵团北大荒农场下乡。结婚后两人一直在两地分居了8年之久,每年像牛郎织女“七七”会面一样,只能在春节碰碰面。1983年,孩子孙鹏都7岁了,德元一个人在四川工作了近十年,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没有时间和条件照顾儿子。就在这年底,他在大姐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调到了北京燕山石化总厂,是该他过好日子的时候了。可是,就在1984年他入厂的体检中发现已经得了急性肝炎,病情很重,当天就住进了石化医院,不久,就因为肝腹水,亚急性肝坏死,在石化医院去世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我们最亲密的战友,就这样被病魔夺走了生命!
        在军马场大家都习惯叫他“德元”,场里的名单也将他的名字写成“孙德元”,可在结婚证上他的名字清楚地写着“孙德源”。
        我想去他的墓前给他献盆花,烧点纸,点柱香,洒点酒,祭拜他的英灵,照几张像放在博客中,好让大家一起追思他。可孙刚告诉我,当年,他的孩子很小,家中没有人支撑着,这样的病又怕传染,所以,火化后的骨灰没有墓地,没有立碑,就静悄悄地埋在现双榆树南里,当年的那片荒地上。我听了后心情非常悲痛,想去祭拜他,在他的墓前对他诉说我多年寻找他的思念之情,可这一切都没法实现了。葬他的那片土地上已经盖满了楼房。
       这天晚上,我开着车在那片楼房的小区里转来转去,在一座高楼前停了下来,下车后我面对这片楼房大声地呼喊着:“孙德元!我来了!我来看你了!” “30年了,我来晚了!来的太晚了!但是,我一直都在找你!从来没有把你忘记!” 我对他哭着、说着,止不住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在了这片埋葬他的土地上!
        孙德元走了!他真的走了!但是,我不相信!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把他视为活着的人,在想念他,在寻找他,他一直活在我们马友的心中!活在我的心里!我还想回到我苦苦寻找他的那个梦中,不想让这个梦破碎!

       沉痛悼念我们的好友孙德元!我的好搭档孙德元千古!
       谁能料想,我们对他的悼念竟然迟到了30年! 

       迟到30年的悼念!——孙德元走了?我不相信!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孙德元当年在军马场的英姿。左:孙德元,右:秦胜峰
迟到30年的悼念!——孙德元走了?我不相信!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孙德元当年和北京知青们。左起:孙德元、周维铎、孙晶森、卢殿满

迟到30年的悼念!——孙德元走了?我不相信! - xiongxibei - xiongxibei的博客
 
 1972年,我和孙德元在山丹军马局运动会上获得乒乓球双打亚军的合影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友孙德元,让我们大家一起追思他!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