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她静静地、静静地走了!  

2015-10-09 10:1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乌鲁木齐市知青园主人孙学敏
       乌鲁木齐市的红光山新楼林立,大道宽阔,当年主要为市里居民生产蔬菜的七道湾红光公社正在成为城市发展的新区而显出勃勃生机。在这不远处曾经盛名一世的乌鲁木齐知青园却因主人的离世悄悄地关上大门改作它用了。曾经参观过这里的知青们心中不免有些惆怅和伤感,因为这里是记录和展览新疆几十万知青历史的地方,这里记录着这一代人艰辛苦涩的生活和无怨无悔还有些无奈的青春。
       2015年7月27日晨,这里的主人孙学敏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没有鲜花、没有人群、没有纸钱、没有灵堂。一切尊重主人生前的遗愿,不要惊动朋友同事,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给我一片安静的、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离开,静静地走,静静地远去。
       孙学敏在新疆的知青中小有名气,上过报纸、电视,当过全国绿化模范,可是我却孤陋寡闻,一直不认识她。2012年的夏季,我随伊吾军马场北京知青老年自驾游车队从北京自驾万里回到东天山的脚下,松树塘的军马场。这里是我们战斗生产过的地方,洒下过我们的心血和汗水,记载着我们这代人成长的足迹。孙学敏也因为要纪录新疆知青岁月来过这里采访,那时,她才第一次知道新疆还有北京的一批中学生下乡。她采访了一辈子留在军马场的北京知青李世利、董文志,她主编的新疆知青丛书《青春走过的地方》记载了军马场北京知青的故事和图片,也因此,她结识了我们场的一些北京知青朋友柳家新、鲁殿满等。这次,我们回军马场搞完了北京知青李维新的骨灰魂归故里埋葬活动后,一行来到了乌鲁木齐,在铁路局的红楼与当年在军马场一起下乡的乌鲁木齐市知青聚会,会后专门安排了参观乌鲁木齐知青园的活动。
       这次活动我才第一次见到了孙学敏。她热情大方,爽朗的笑语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盛情接待了来访的北京知青们,安排大家参观知青园。一张张老照片,一件件知青实物映入眼帘,使我激动不已,特别是当我站在伊吾军马场专版前,看到北京知青孙德元骑着骏马奔驰在草原上和周维铎在一头奶牛身边挤牛奶的照片时,彷佛一下子让我又回到了当年。孙德元曾经是我在军马场最要好的朋友,他放马,我开拖拉机,我俩一起代表场里参加过山丹军马局的运动会,获得过乒乓球双打亚军。那是一段让我们这代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知青岁月,那是我们这一代人一生都珍藏在心底的情感和思念。这是多么珍贵的史料啊!勾起我多少往事的回忆。
       当我得知这是孙学敏个人收集整理举办的知青展览时,肃然起敬,紧握住她的双手,连声说“谢谢!谢谢!”没想到,她却说“我该谢谢你!你是我们乌鲁木齐知青的骄傲!”我有点莫名其妙,我第一次见她,她怎么能知道我?攀谈中我才知道,她是从我们伊吾军马场知青回忆录《留在天山的回忆》那本书中知道了我。这本书是十年前由柳家新主编,我帮助出版的,里面有我写的文章和老照片,这应该是新疆第一本知青回忆录。她在收集资料时拿到了这本书。她告诉我,准备将我们书中的部分文章选登在新疆知青回忆录丛书《回望青春走过的地方》。我这才知道,为了收集知青资料和采访新疆知青生活,她已经走遍了新疆各地的农场和知青插过队的地方。她最大的愿望:出一本知青回忆录,建一个知青展览的博物馆,拍一部知青生活的录像片。这曾是我们许多知青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因为难度太大了!可她却在一步一个脚印地付诸于实践,竟然已经完成了前两个愿望。这不得不让我佩服这个女知青的执着、胆量和坚定的信念。她想让人们永远记住新疆知青这代人的历史,她更想让新疆知青一代人的岁月能够记录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史册中。
       2013年3月,她和她的摄制组来到北京,拍摄和采访已经在北京工作的新疆知青、北京知青,我和我们军马场的北京知青一起在我这里接待了她,帮助她顺利完成了采访任务。这年10月,我回疆参加小学毕业50周年的师生聚会活动,她还特地宴请了我,并让我的小学同学,也是她中学的同班同学刘谊、王晋生作陪,我们一起为新疆的知青友谊干杯!没想到,这竟是我与她相见的最后一面。
       为了躲避新疆寒冷的冬天,孙学敏这两三年都在海南三亚过冬养病,并多次邀请我到三亚来疗养,说这里是养老的最好地方。可我忙于工作一直没去,错过了与她相见交流的机会。
       2014年秋季,我终于彻底退休,开始了我自驾游的行程,12月我开车到了海南,心想这次能够赴约见见孙学敏了,不要辜负了这两三年她多次邀请的盛情。谁料想,联系她时,她的回复竟让我大吃一惊!“我因病说话吃力,只好短信告之。我在寻医看病,看天意吧,不知上天能否尽快解脱我。”我这才知道她已经重病在身,难以说话了。见不到她,只好与她开始了短信的交流。
       她告诉我,“不要向认识我的知青朋友提起我的病,我终止了几乎所有知青朋友的联系。”
       我劝她说,“一个人的快乐要与大家分享,一个人的痛苦也应该由大伙儿分担。知青朋友间的感情交流可以为你分担忧愁和减轻痛苦。”“没有必要中断与知青朋友间的联系”。
       她回复说:“绚丽一时皈依平淡,安静如金的时光是我难得的享受,不愿再被打扰。”“老毛病了,已经确诊为晚期。生老病死乃是人生之常事,不足挂齿。”“莫提病、痛、苦的字眼,忘记不高兴的病痛,安安静静度余生,生死有命,任他去吧!我早已淡定如水。早着呢!暂时还走不了。”这些年来她太累了,累于她的孩子、家庭,累于她的荒山,累于她一辈子的知青愿望,更累于这个人言可畏的世界!她终于累倒了,随人们去说吧,她只想安安静静地静心养病。
       我对她说:“人生自古谁无死,虽然我们都早已视死如归,但是能与病魔抗争,与生死抗争,多活几年,则是我们共同的希望。”我劝她想开些,做了那么多有益的事,也许上天保佑你,还会多活几年的。
       她回复说:“担当身前事乃是使命,皈依净土乃是生命使然,坦荡荡面对历史,平淡淡尽享余年,莫把病痛挂着嘴边,心静自然少忧烦。不想说抗击病魔的豪言,那是人生路上的一道劫难。”“走过一回人世间,感悟人生六十五年,我自撒手向西天,管他千年与万年。”她病得说话气力都没有了,还有这样的气度,真可以称作为”女汉子“了!
       我想去医院看她,也许这是最后一眼。能见上一面,一是慰问她,更是安慰安慰自己,认识她这么几年了,在一起总是谈知青生活,谈出书工作的事,真不知道为了出那几本知青的书,办那个知青园,她竟然是带病在做最后的挣扎。真对不住她了!我问她:“住在哪个医院?我开车去看你。”
       她对我回复说:“战友情义礴云天,万水千山只等闲,只要心中有祝愿,何必见面不见面。经历人生沧桑事,生老病死也坦然,年前不要离家园,陪伴家人最当然。”在她病重的时刻,却还在替我着想,不让我在过年的时候去医院看她,让我十分感动,回复了她一首:“战友情义深似海,千锤百炼大胸怀,当年广场笔作炮,今天病榻笑颜开。人生自古谁无死,丹心向天颂歌来,百花迎春伴蝶舞,绿满荒山铭万代。”我只想让她开心一点,想的更宽一点,有利于她养病。
       我们间的短信交流一直到今年4月。4月初,她在病重期间给我寄来她主编的最后一本新疆知青回忆录《兵团岁月》和一箱《回望青春走过的地方》,4月24日,她还不放心地给我发来短信;“有一册《兵团岁月》给你留念,恕不能常回电之难。”
        4月28日,我回复她:“书已收到,并阅读。看到书就好像看到你在灯下疾笔如飞的样子,这几年你为新疆知青出版这几本回忆录,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太辛苦了。以后若还有这样的任务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些压力。”
       她回复说:“有你这番活已令人欣慰,若生命产生奇迹,给我时间,完成未竟之事,我将不再孤单。做个梦也好啊!”此时,她已经病得很严重了,还在想着那个未完成的最后一个愿望:拍一部知青录像片!还在做着她的那个知青愿望梦!她真是为知青而生,为知青而死啊!这是她去世前给我发的最后一封短信。
       我原计划6、7月份回疆,也与她约好,回来就去知青园看她。后因有事拖到了8月下旬,订好了23号的机票,心想,过几天就可以看到病榻上的她了。没想到,8月19号我的同学白凌突然给我发来微信:“孙学敏刚刚去世!”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每年8月18日,她都要请一些她当年的红卫兵知青朋友,一起纪念这个忠于老人家的日子。难道刚过完这个日子她就这么快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我立即向熟知她的知青朋友王锐、陈吉虎、刘谊、王晋生打听,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去世的,灵堂和遗体告别在哪里?请代我献上一个花圈和一束黄菊花。可谁都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她与这些朋友已经失联半年多了。我想悼念她,却找不到她,我想送个花圈,却不知灵堂在哪里,这样尴尬窘迫的难堪我也是一辈子第一次遇到。
       她真的就像对我说的那样,“请勿再向认识我的知青朋友提起我的名字和情况,我想安静并被遗忘。”“但愿被人遗忘,无人再提起,给我一片安静的、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我知道她是一个受争议的人物,有人议论她投机承包荒山致富,有人说她创办知青园沽名钓誉,还有人说她是个“霸道”的老太太。可我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模糊的泪眼中只看见一个瘦弱的女知青在那片荒山中提水浇灌着一棵棵树苗,只看见一张张老照片中映出一个倔强的女人和她这一代知青奋斗的青春,只看见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太太在这个世界里步履艰难地前行着,只看见一个病重卧榻难以起身的女病人,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还在念念不忘要拍部知青录像片的夙愿。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可做人时我们总想让她十全十美,没有瑕疵;做事时我们总想让她做得更大一些,能够给我们多分一杯羹。人生就那么几十年,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又做得怎样呢?一生中又做过几件有意义的大事呢?
       孙学敏走了,她想悄悄地走,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不让人知道。她哪里知道,知青朋友早已在心中给她留下了属于她的位置。她当年想着知青们,今天知青朋友们也当然想着她。于是,大家开了个追思会,悼念她。我也为她写下“一生写就知青园,笑谈往事如烟灰,古今是非谁说清?魂去天堂永无悔。”纪念她,愿她永远和我们知青同在!
       我曾经答应她,将她忘掉!不再提笔写她的名字和事情,好让人们把她遗忘,给她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但是,我的良心总在对我说,她不属于她自己!她属于这个时代!她代表着知青一代人的精神!你没有权利把她遗忘!于是,我写下这段文字以悼念她,并纪念她和我、她和军马场北京知青、她和惦记她的所有知青朋友们的友谊!
       她静静地走了,静静地走了,走的那样悄声无息,却给人们留下不尽的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