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ongxibei的博客

记录人生走过的轨迹,抒发这代人心中的感悟。(全部为原创日志)

 
 
 

日志

 
 
关于我

生在祖国大西北的新疆,长在大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巴里坤草原的伊吾军马场,所以真实姓名也就起名叫大“西北”了。

网易考拉推荐

杨镰走了,走得让人心痛!  

2016-04-16 11:2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镰走了,我们又失去一位亲密的战友,马友们都感到心痛!
        今年春节期间,2月11日初四,他和夫人张颐清一起来我这里,参加了伊吾军马场在北京的北京马友和乌鲁木齐马友的春节联谊会,他还专门做了发言,倡议大家为国家级的贫困县,我们曾经生活过的第二故乡伊吾县捐赠图书,帮助建立县图书馆,发展那里的文化事业。会后马友们都积极响应,与他联系捐书之事。
        谁知,才过了刚刚一个半月的时间,3月31日傍晚时分,杨镰在新疆吉木萨尔进行学术活动后回伊吾县的途中,不幸遇交通事故身亡。噩耗传来,让大家都惊呆了!
        信息是伊吾的马友余家会打电话告知家新的,家新不敢相信,又几次打电话落实,核对信息后,才一一通知了大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谁都不相信!接到简短的微信、短信后马友们纷纷发唁电,写悼念的诗词纪念他,安慰他的家属。因为他的夫人张颐清也是40多年前和我们一起下乡在伊吾军马场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啊!京城的马友特派出闫文华(杨镰中学时的同班同学)和张胜光专门乘飞机飞往乌鲁木齐代表大家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杨镰追悼会,与他的遗体告别。张胜光特将追悼杨镰的一系列活动各种照片和信息转发在马友的微信群里,让大家一起悼念他。近些天来,马友们都处在悲痛之中。
        杨镰是我们伊吾军马场知识青年的杰出代表,他在连队的马群里放了5年的马,后来被推荐到新疆大学中文系上学,成为第一批工农兵大学生,大学毕业后来到乌鲁木齐市六道湾煤矿参加工作,在那里一直工作到1981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研究生,才离开了新疆,在新疆他整整工作学习生活了14年头!研究生毕业后因成绩优异,他留在了文学研究所里工作,自那以后,他把研究的目标定在了西域文化,立志要研究新疆一辈子,因为那里是他曾经挥洒青春的地方。杨镰从一名普通的研究工作者成长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一名学术研究显赫的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自他从事研究工作以来,几十次往返京城与边疆之间,数次探访罗布泊,差点把性命丢在了那个死人都望而却步的地方。但他回来后,竟然没有一点畏惧,还是继续前行,立志一定要将西域文化挖掘与整理工作进行下去。他出版了几十本专著,写了几百万字的文章,大都是关于新疆和西域的历史文化沿革与发展的内容和史志,他期盼着在“一带一路”新形势的西域发展中为新疆的文化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然而就在他继续前行的进程中,他把自己宝贵的生命留在了新疆。从他1968年3月21岁时第一次踏进新疆,到他2016年3月69岁时在新疆停止呼吸,整整48年,伊吾、巴里坤、哈密,罗布泊等新疆各地遍布了他的足迹,天山、草原、新疆、西域文化,成了他生命的全部。
        4月11日按照他生前的热爱和夙愿,杨镰的骨灰安放在天山脚下伊吾马场松树塘的松林下,他又一次地代表我们那个时代的知青践行着自己当年的誓言“活着干在军马场,死了埋在松树塘”,他和2012年埋葬在这里的北京知青马友李维新一起,静静地躺在天山脚下的松林旁,望着曾经牧马扬鞭的草原,默默地陪伴着知青纪念碑,向人们诉说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我认识杨镰已有45年了,可与他交谈的机会和次数并不多。1971年秋天,我从连队里调到场部修理厂翻砂车间工作,和王纪凯住在一个宿舍,对面房间住的就是秦钟禹(绰号“熊猫”)。纪凯和“熊猫”、杨镰都是人大附中老高三的中学同学,他们于1968年3月12日一起乘车离开北京来到了伊吾军马场,纪凯在一队的马群放马,杨镰在六队的马群,“熊猫”在副业队工作,他们在巴里坤草原上成了“为保国防养军马”的军马战士。杨镰每次从连队到场部都要到我们宿舍来看看纪凯和“熊猫”,同学之间天南海北地聊起来就没个完,京味京腔让我在一旁听得滋滋有味,可我一次也没有与他说过话,见面也只是点点头。两年之后他和纪凯都去了新疆大学上学,毕业后又都留在了乌鲁木齐工作。直到十多年以后他考上文学所的研究生,回到了北京,参加北京马友的春节聚会,我才在聚会上见到了他,两人握握手,点点头,问个好,就各自找自己熟悉的老友攀谈去了。几乎每次的春节马友聚会,他都会来参加,在每次聚会的集体照片中总能找到他。他很重当年的感情,大家分别二、三十年后的见面,许多人都变了模样,认不出来了,可他见到各位熟悉或不熟悉的马友都会热情地打招呼。那时,我总感到他是个大学究,学问很深,怕丢丑竟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怕口吐什么狂言露怯让他笑话。今年春节他来我这里参加聚会,我们又是只握了握手,互相问候问候就分开了。联谊会结束时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此生的永别!认识他45年了,却没有进行过一次细谈。守着一个认识的大文豪、熟悉西域文化的学者和专家,竟然错过了多少次交流学习的机会,使自己没能从他那里学到更多的知识和学问,现在一想起来就感到懊悔!
        他走了,但是他却留下了一大笔宝贵的财富,看着他一本本用心血写就的专著《走向地平线》《驼队》《最后的罗布人》《新疆新观察》《走进西部》《重返喀什噶尔》《荒漠寻宝》《丝绸之路》《新疆地下文化宝藏》《寻找失去的西域文明》......仿佛看到他就在眼前。他还是那个他,骑着那匹军马,笑呵呵地在巴里坤草原上扬鞭奔驰;他还是那个他,行走在荒无人烟的罗布泊里,非要在沙漠深处找到人类先祖的足迹;他还是那个他,站在我们面前倡议大家为国家级贫困县伊吾县捐助图书,带头将自己的几千本藏书捐给了县图书室。他走了,但是他留给新疆人民的文化发展蓝图却留在了这里,他担任名誉馆长的哈密美术馆开馆了,比他小近30岁的馆长张金俭正接过他的接力棒,在他“一带一路”的经济发展文化先行的思路中前行;乌鲁木齐晨报、晚报、新闻网等媒体都用大量的文字报道了杨镰献身新疆的事迹,用他魂归天山的精神思想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杨镰走了,为了纪念他,我写了这段文字和一段诗句送给他,算是对我认识他45年的一个交代,希望他能在九天之下安息!
        杨镰千古!
       (一)
        西域之子魂系楼兰探古今,
        草原雄鹰翅断天山恸京城,
        泪沾衣襟手捧白花问苍穹,
        松树塘前思念杨镰哭亲朋。
       (二)
        松涛伴白雪,草原映明月,杨镰随维新,天山立墓穴。
        英灵望沙山,牧马青春绝,几探罗布泊,书史补遗缺
        小河鸣红柳,胡杨三千载,魂归西域路,精神万人学。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